可以取关了

慢热1~3

1


第一眼普普通通,并没有注意脸如何如何,反而被一双白嫩修长的手吸引。

大概学过什么乐器吧。陈伟霆这样猜想。

突然的眼神接触却让他心里一惊,只好突兀地说了一句:
猪排饭,你吃吗。

现在回想起来还忍不住为自己的智商点蜡,才第一次见面谁会跟你分一份饭菜啊真是醉了。


相似的经历让两人渐渐熟络。就算被各种插刀国语不好却总是忍不住找话和那人搭讪:吃过的美食,未来的打算。可以聊的那么多,还是觉得不够,可能潜意识里想和他再走近一些。

其实李易峰并不冷漠,可再怎么熟悉也有一种淡淡的疏离感,大概是性子使然。



2


陈伟霆觉得自己最近怪怪的。

一旦被李易峰盯着,本身不流利的国语就愈发结结巴巴。盯的时间一久,唾液腺分泌仿佛变得更加旺盛,心跳声也像在耳边似的,一下一下清晰可闻。

拍戏实在太累,有时他大半天都在威亚上吊着,或是在绿幕前拍一些“想象戏”,回到酒店往往洗了澡就匆匆睡去。他没有时间问自己这是怎么了,不过也不甚在意。

和李易峰的对手戏都还算顺利,偶尔休息的时候会上前交谈几句。但作为主演,李易峰比自己更忙,不是在跟别的演员对台词就是在补妆。

看着他疲惫的神情,陈伟霆不再像以前一样乱侃,字句都小心翼翼。

昨天拍完一场夜戏,陈伟霆刚坐上车准备回家,回头看到李易峰还在和导演讨论什么,突然中了魔似的让司机等等,然后把头伸出窗外大喊了一声:图书等下我送你啊。

待回过神来,就看到李易峰缓缓向他走来。


车窗是打开的,李易峰弯下腰,对着里面问了一句你刚刚说什么。

车里没有开灯,陈伟霆突然很庆幸,否则李易峰或许会看见自己握得紧紧的手和汗湿的鬓发,他发现只有这样才能克制住想把面前这个人扣进来吻住的冲动。

这感觉不对。他知道自己并不是迟钝的人,谈情说爱的戏码也不算陌生,为什么这一刻却像个小男生一样忐忑。

“我说你早点回去啊这么晚了,明天开工很早校草有黑眼圈就不帅了。骨奶啊”

怎么懦弱成这样。陈伟霆自嘲道。他向李易峰挥挥手,就招呼司机开车。

路灯昏黄,他没有看到身后李易峰疑惑的眼神。
你当我傻呀刚刚那句话明明只有几个字,怎么会变得这么长。



3


回到房间,陈伟霆本准备在临睡前好好理一理混乱的头脑,无奈诸多思绪像乱麻一般让他根本不知从哪儿下手。

大概一个人太久了吧。昏昏沉沉中他这样安慰自己。

睡梦中他看到一根细细长长的红线,一头连着自己,另一头连着谁却看不清楚。奋力往那端走去,又总走不到头,只觉有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在前面,走再近也看不真切。


这晚他睡得极不安稳,第二天便发了烧。

他只知道助理进来摸了摸他的额头,说了句William你昨晚怎么不关窗今天你好好休息就匆匆走了。

是去给剧组请假了吧,陈伟霆想着想着又回到了梦中。

大概梦做了太久,梦中的自己也走了太久,陈伟霆总算看到了线的那头是谁,准确的说,是看到了那只系着红线的手。

和初次见面时一样,白嫩修长的,李易峰的手。



 
评论(6)
热度(197)
© riffc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