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取关了

慢热4~6

4


这一觉直接睡到了中午,陈伟霆只觉得浑身酸疼,索性闭着眼在脑中仔细想了想那个诡异的梦,却只记得那只手,皮肤细滑,手指纤长,指甲修剪得整整齐齐,略白的肤色在红线的缠绕下竟显得意外诱人。

陈伟霆不禁想知道被这样一只手触碰是个什么滋味,想得过分深入,身体也自然有了反应。

他突然觉得额头一阵暖意。
迅速的睁开双眼,看到李易峰愣愣地站在他床边,贴在他额头的手还没来得及收回。


李易峰可能并没有卸妆,脸上有些油光。

“啊西轰你睡了一上午,烧也差不多退啦。”
李易峰边说着边强装镇定的将手撤了下来。

陈伟霆只顾着把被子裹紧,生怕被李易峰看出个什么鬼。

“好多了,下午就去片场。”
陈伟霆努力掩饰语气里的尴尬。

仿佛察觉到了什么,李易峰说了一句我去吃午饭了西轰一会儿见啊就转身走出房间。


窗帘并没有完全拉上,屋内光线充足。


这一次,陈伟霆看出了李易峰有点慌乱的脚步。



5


待李易峰走后,陈伟霆有些烦躁的按了按太阳穴,目光仍停留在房门上。

他觉得自己对那个人的渴求超过了过去所有恋情的热度。

不是没听过同性恋,以前甚至给相关广播剧当过CV,可现下这事情真落到自己头上,心里却有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在香港,媒体大多以嘲讽的语气对待传出同性绯闻的艺人,公司也不怎么看好他们,往往不是雪藏,就是给他们的发展提出各种限制。大陆的情况自己不了解,打压或许更盛吧。

且不说别人怎么看,那个人又是怎么想呢?

想到这里,陈伟霆释然了。


你担心这么多做什么,想这些有的没的,不如多花些时间看剧本。好不容易混得有点模样,可不要又懈怠了。

他坐起身,抬眼就看到放在桌上的袋子,还有保温饭盒。



6


可能是助理送来的。

待收拾妥当,陈伟霆打开袋子,看到几盒退烧药,怕吃了下午犯困,就把药放到一边转而打开了饭盒。

一看就知道是片场的饭,生病都不能吃顿好的,真是不如狗。陈伟霆叹一口气。

饭盒一角有几勺豆瓣,火红色的,看着都辣。

自己不吃辣助理应该是知道的,陈伟霆有些摸不着头脑。

转念一想,李易峰是四川人,吃辣技能满点。

鬼使神差的,陈伟霆往嘴里塞了一大口,然后开始满房间找水喝。味蕾被刺激,干眼症瞬间被治愈,眼泪鼻涕都开始往外流。

走廊上的人只听屋内响起一阵鬼畜的笑声。

下午在片场,李易峰觉得自己快被那一口白牙闪瞎。

尤其是拍师兄把图书敲晕带回天墉城那一段,陈伟霆更是屡屡笑场。

脑壳遭烧瓜了嗦。
(脑子被烧傻了吗!?)
李易峰翻了个白眼,嘴角的笑意却掩藏不住。




 
评论(14)
热度(141)
© riffc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