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取关了

【霆峰】晚安好梦

应梗文,短短短。

纯yy,与真人无关。

@把衣服给我洗干净  来吃糖!还是艾特不起。。


====================================

 

阿峰已经好几天没给自己打电话了。

陈伟霆一边喝着小熊拉花一边闷闷地想。

 

“Cut!”

导演用裹成一卷的剧本敲了敲陈伟霆的头,

“伟霆注意表情啊,这一条都NG三次了。”

 

“不好意思啊林导。”

陈伟霆揉揉脸颊,神色仍是恹恹的。

 

“哎,这段时间你确实太累了,坚持一下吧,明后天给你两天假。”

虽说以脾气火爆著名,但林合隆并不太想为难陈伟霆,毕竟他是位不可多得的好演员,敬业精神也是有目共睹的。

 

“真的?”

陈伟霆一下来了精神,

“这次一定没问题,开始吧!”

 

连夜买了红眼航班飞回北京,一落地就匆匆往家赶,当然是李易峰的家。

不过现在是他们两个人的家了。

鞋柜衣柜一人一半,猴子玩偶放得到处都是,洗面奶香水牙刷沐浴露都是双人份,浴巾有两条,倒只有一条是旧的。

 

看到满屋子都是自己的痕迹,陈伟霆不禁有些得意。

 

《盗墓》这段时间不是在北京拍么,都这么晚了阿峰怎么还不回来嘞?

可能是因为兴奋了一路,陈伟霆突然有些乏,抱着猴子就在沙发上打起盹来。

 


李易峰开门就看到这样一幅景象。

客厅只有一盏壁灯是亮的,黄澄澄的光影把那个人虚虚实实地搂着,微蹙的眉孩子气的脸柔和得有些模糊,下巴搁在玩偶头顶上,身体微微向前倾,像是随时都要倒下一样。

时间在两人之间潺潺地淌着,不曾停下。

斜倚在门框上,李易峰就这样端详了很久,脸上是自己看不到的温柔。

 

 

“咳咳……”

尽管捂着嘴把声音压到最低,陈伟霆还是被咳嗽声吵醒了。

 

“阿峰你回来啦。”

睁眼就笑。

 

李易峰点点头。

怎么会有人那么喜欢笑呢,笑得还那么好看,一点起床气都没有。

 

“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呢?打给你你也不接。”

语气竟有些委屈。

“过来亲一个就原谅你。”

 

李易峰摇摇头。

重感冒加扁桃体发炎,传染给你你回烟台怎么拍戏?

 

“那只有我过来亲你啦。”

陈伟霆也不气馁,站起来伸个懒腰就走向李易峰。

 

眼看拒绝没用,李易峰清清嗓子开了口,声音嘶哑。

“我感冒了,会传染你。”

 

“没事,我不怕。”

长臂一伸就要圈住李易峰。

 

“哎别闹。”

李易峰侧身躲开去了厨房,翻出一盒生产日期不明的饼干就往嘴里塞。

“我不是饿,只是吃药之前垫巴垫巴。”

边吞还边补充一句。

 

“我也要吃。”

就着李易峰的手就咬了一口。

 

“啧啧。”

李易峰瘪瘪嘴,

“快去洗澡,你洗了我洗,困死了我都。”

 

“要不要一起啊?”

陈伟霆一脸坏笑。

 

“死开。”

 

 

 

两人刚刚躺好,李易峰就踢了陈伟霆一脚。

 

“威廉哥去帮我把药拿来,鞋柜上那个包里。”

 

“好嘞。”

陈伟霆麻利地翻身下床。

 

 

“药呢?”

李易峰双眼微闭的靠在床头上,看到两手空空的陈伟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明天我还得下斗,你倒是把药拿来啊。”

 

“就来。”

说着就把嘴贴了上去。

 

李易峰也是困迷糊了,直到一阵暖意流进嘴里他才倏尔睁大眼睛,想挣开却发现自己竟不知不觉被陈伟霆锁在了两臂之间。

 

实在推不开,也就由着他去了。

 

可能因为视线不怎么清楚,口腔里的感觉较之以前变得格外清晰。

陈伟霆的舌正抵着自己的上颚,打着圈轻轻舔着,又探到舌根,一下一下搅动,不一会儿又调头勾起自己的舌尖辗转地吮着。

 

两人的心跳声“咚咚咚咚”的敲在耳膜上,李易峰只觉得头比刚才更晕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陈伟霆终是撤开身体,在一旁做着深呼吸。

 

“呼…感冒了我不管啊,快点睡了。”
李易峰也不好过,本来鼻子就塞得厉害,嘴又被堵了那么久,说个话上气不接下气。

 

“没事,我也吃了药了。”

药是溶在热水里的,纵使含得一口好血也还是吞了些进去。

 

待气喘匀了,陈伟霆利索地钻进被子,把李易峰紧紧箍在怀里,

“睡吧,阿峰。”

说罢又在李易峰的后脑勺亲了亲,

“晚安,好梦。”

 

 

 

 








 
评论(23)
热度(113)
© riffc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