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取关了

【霆峰】酸辣面


“中午就到家,想我沒?——W”

大清早就被短信吵醒,李易峰表示很不开心。

 

“吃什么?——L”

还是秒回了。

 

“酸辣面。——W”

 

没等李易峰把“……”发过去,手机又震了。

 

“還有你23333——W”

 

神经病。

把手机扔到一旁,李易峰拉过被子打算接着睡,却怎么都睡不着了。

 

谁家这么早就在装修啊。

在床上绵了半晌,他气鼓鼓地起身去卫生间洗漱。

 

看着空空如也的厨房,李易峰头皮发麻。

做酸辣面最好用新鲜的红油。

别说红油了,除了油盐酱醋,现在家里能入口的,大概只有冰箱里那一袋放了大半年的速冻水饺。

 

屁事多。

在衣柜前矗了快十分钟,李易峰才慢腾腾的翻出一件老头衫套在身上,配一条黑裤子。

口罩就算了,又不是去抢,买个菜而已,低调,低调。

 

出门前随手往头上扣了一顶鸭舌帽。

进电梯才发现是陈伟霆的。

 

真是太没有收拾了,东西到处放,说了那么多次了还是不听……

一路念叨着进了超市。

 

菜籽油,八角,花椒……

光红油的原料就让李易峰头疼不已。

 

晃了几圈都没有看到干辣椒,李易峰不得不买了袋装辣椒面。

将就了,反正他也吃不出来区别,正好还不用切了。

 

事实上,凡事追求完美的金牛男为此唉声叹气了好一会儿。

 

摸着下巴研究对比了良久,李易峰选好挂面和豌豆尖儿就去结了帐。

走到半路,想起葱还没有买,又咬牙切齿的返了回去。

 

糟,忘了鸡蛋。

撑着家门脱鞋的时候,李易峰怒气值瞬间MAX。

 

好死不死手机响了。

 

“喂,有事讲。”

口气相当烦躁。

 

“峰峰我在楼下啦,有什么要带的吗?”

那排牙仿佛就在眼前。

 

李易峰蔫儿了。

“鸡蛋。”

 

“还有呢?可乐要么?水果呢?”

 

“香蕉。”

 

“噗!”

 

嫌恶似的,李易峰把手机举得远远的。

“挂了,拜。”

 


“等等你要买什么,要我帮你吗?”

楼下小店的收银小妹对陈伟霆的光顾已经见怪不怪了。

 

“鸡蛋。”

 

 “要自己做饭?”

 

“对啊。”

陈伟霆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不错嘛。”

小妹笑得别有深意。

 

 

在水果店买好香蕉,陈伟霆火急火燎往家赶,开门就看到李易峰正反着手系围裙。

 

“我帮你。”

陈伟霆几步就跨了过去。

 

系着系着,像是想起什么,两个人突然笑作一团。

 

“早知道就把那两条围裙顺回家哈哈哈……”

李易峰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没想到你穿起来那么蠢哈哈哈哈哈!”

 

“对啊但峰峰你穿起来就很帅哈哈哈哈……”

陈伟霆在一旁笑得接不上气,

“喜欢的话我买给你吖!”

 

好一阵儿两人才缓过气。

 

“哎你洗个澡先,我下面去了。”

李易峰推推陈伟霆的腰。

 

“别摸这里啦哈哈哈哈好痒……”

又笑了起来。

 

李易峰翻个白眼转身进了厨房。

 

 

洗过澡,陈伟霆抄着手倚在门边,目不转睛地望着李易峰。

 

看他小心翼翼地把油匀在辣椒面上,看他把葱切成长短不一的小段,看他把面放进翻滚的热水里,看他用筷子蘸着料尝味道……

 

“啧,有点辣。”

李易峰皱眉,抬头问了问门口那个痴痴望着他的人。

“威廉锅你说酸好还是辣好?”

 

“都好。”

四目交错的一瞬间,陈伟霆似乎看到两人之间有火光噼里啪啦的炸开,烟雾随之腾起,势不可挡地撞向他,撞得他头晕眼花神识恍惚。

一颗心原来可以跳得这样快。

 

“喏,端出去吃吧。”

李易峰用碗沿贴了贴陈伟霆的小臂,促狭一笑,

“要烫烫你才能回神嘛?”

 

“喔,你嘞?”

陈伟霆忙不迭地接过碗。

 

“我再给你煎个蛋,我妈最喜欢给我这样做了。”

或许是因为回忆起了小时候,李易峰面色柔和的不可思议。

 

“所以你不要再盯着我看啦,出去出去。”

李易峰作势就要赶人。

 

陈伟霆不情不愿的回了客厅。

 

 

“我来洗碗吧。”

吃完面后,陈伟霆自告奋勇的去了厨房。

 

“味道怎么样?”

李易峰翘着腿倒在沙发上。

 

“嗯,峰峰下面很好吃。”

陈伟霆没头没脑地回了一句。

 

“……”

李易峰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想歪了。

 

见李易峰没音儿了,陈伟霆不顾手上还有洗洁精就小跑到李易峰跟前。

“我说的是真的吖。”

一本正经的语气。

 

“嗯我知道,陈伟霆你只要敢把泡泡滴到地上今天就别睡床了。”

李易峰咳了一声,装模作样的拿起遥控器拨来拨去。

“让开啦,挡住我了。”

 

回应他的是一个吻。

 

“你……”

陈伟霆不给李易峰躲开的机会,直接用手肘夹住了他。

 

“脏了我洗。”

说罢就紧紧贴了上去。

 

丝毫不带技巧的,带着辣味酸味的,却深情得可以掐出连绵爱意的吻。

 

感觉到李易峰慢慢环上他的脖子,手指又长又凉,贴着皮肤像小小的融化的雪花,陈伟霆满足地发出一声叹息。

 

他注视着李易峰的眼睛,那双黑亮的眸子里,只倒映着一个自己。

 

一刹那,他突然觉得,能够在茫茫宇宙和无限时空中和他相遇,是一场如此渺小却又伟大的奇迹。


正是因为他,一切平凡事都变得美丽。

 

The world puts off its mask of vastness to its lover.

It becomes small as one song, as one kiss of the eternal.

明明不是文艺的人,陈伟霆此刻却想把这首诗念给怀里这个给予自己潺潺温柔的人听。

 

贴合的双唇没有分开的迹象。


“专心啊。”

他听到李易峰口齿不清的抱怨。


还是睡前再念给他听吧,他不是说在英文课上睡得最好了么。


闭上眼,陈伟霆吻得更深。




 

==========================


诗出自《飞鸟集》


世界对着爱人,扯下他那庞大的面具。

它变小了,小的宛如一首歌,一个永恒的吻。

 


好久没写温情的段子了,手生大家别嫌弃啊么么哒!

 

 

 

 



 
评论(49)
热度(151)
© riffc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