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取关了

【尘远】但求安宁

咦咦咦这算是催文吗!!!有史以来第一次被催诶!!虽说不一定会填,但让我先激动激动好吗!!!!(。◝‿◜。)

瓶装牛奶:

不知此生是否还有机会等到此文更新。


riffcain:



应 @瓶装牛奶 的民国梗,憋挂我了。


这一章只是相遇,因为我脑子里开了部民国大电影ORZ


后面还写不写不知道啊这种风格太难厚了。


还有,写得好饿。。




================================




成都自古以来便是懒散悠闲的。


 


无论朝代如何变化,即使战火纷飞,这里的百姓也有自在的活法。


 


要说他们的心头好,除了喝茶听书打牌看戏,那就不得不提这里种类繁多、色香味俱全的特色小吃了——卤肉锅盔、糖油果子、泡泡汤圆、鸡汤抄手、肥肠粉、甜水面、热糍粑……光听名字都惹得人口水直流。


 


宁愿穿不暖,不可食无味。说的就是这些汲汲不倦于舌尖美味的成都人。


 


每年农历二月,邀上三五好友携家带口到青羊宫花会耍一圈,对重口福善享受的他们来说同样必不可少。


 


赏花是次要的,重点还是吃,来都来了,不吃点小吃,怎么说得过去?


 


精明的小贩当然不会错过如此良机,纷纷把自家的小摊子搬到了青羊宫,想借此机会捞上一笔。


 


热闹非凡生机勃勃的景象,倒给这乱世平添了一丝希望。


 


 


虽说是喜静之人,这日安逸尘还是拗不过同事的数番邀约,跟随他们一起来到了青羊宫。


 


“安大医生,病是看不完的,难得这些天雾散尽了,不出来逛逛怎么对得起这么好的春光?”


说这话的是医院新来的护士乐颜,放着门当户对的婆家不进,这小姑娘偏偏跑到医院来吃苦受累。


 


问她原因,一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让安逸尘无话可说。


 


“我不都出来了吗,你可莫要再念叨了。”


挣了挣被乐颜挽住的手臂,安逸尘不自在地说。


 


“乐颜姑娘不会是看上咱们安医生了吧?”


同行的人在一旁打趣他俩。


 


“胡说!”


小护士的脸刷的红了,松开手作势就要打人。


 


安逸尘连忙避开。


 


 


正无聊得紧,一股香味吸引了他的注意,循味而去,只见一家毫不起眼的小摊前排了怕是有二三十人。


 


巴掌大的牛舌、牛肚在色鲜味美的卤水里面翻腾,咕噜咕噜响个不停,混着热油倾倒在辣椒花椒上的滋滋声,安逸尘顿时馋得不行,猛然想起今早被乐颜催得太紧,连早饭都不曾吃。


 


“又不是山珍海味,怎么这么俏?”他好奇道。


 


“这个是去年才兴起的夫妻肺片,味道巴适得很,你不晓得啊?”一旁排队的人热情的解释。


 


才回国不久,安逸尘自然不晓得这夫妻肺片味道如何。


 


前几年成都着实不太平,防空警报彻夜的响,家里人图个平安把他送到日本留学,后来接到父亲病危的电报,待他马不停蹄地赶回来,原先雕梁画栋的大宅早已败落,值钱的物事悉数变卖,叔伯亲友也都不知所踪了。


 


想必是怕被他缠上索要自己的那份家产吧。


 


好在安逸尘并非不知人间疾苦的绣花枕头,在日本也学了些本事,恰逢战乱,作为大后方的成都涌入了大量难民,医务人员本就奇缺,因此他毫不费力就在市卫所找到了工作。


 


“不要慌不要慌,一个二个慢慢来嘛。”


一声吆喝打断了他的回忆。


 


老板对自家手艺的人气显然早已司空见惯了,一手把煮好的肺片盛出来,一手往碗里撒了把酥好的花生米,他头也不抬地递碗收钱,动作麻利。


 


打定主意一试,安逸尘走到队伍的末端排着,准备买上几份给乐颜他们带过去。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眼看着就要到他了,一个家仆打扮的人插在了他的前面。


 


“这位兄台,麻烦到后面排队成吗?”


安逸尘好脾气地提醒道。


 


“不成不成,我家少爷急着吃。”


 


 “这队伍里的诸位都能等,为何你家少爷不能等?”


并不是说他有多急,他只是见不得光天化日之下有人如此横行霸道,下人都这么横,主子可还得了?




“我出十倍价钱把余下所有的肺片买走可好?”


干净的声音,商量的语气,问句的内容却让安逸尘吃了一惊。


 


转身便看到一个清俊的人影。


 


那人穿着湖水蓝的绸缎长衫,脊背打得挺直,由于背光的缘故,面容有些模糊。


 


待走近了才发现那人着实生得一副好皮相:眉梢上挑,唇色寡淡,嘴角微翘。眼里却是讥诮而流于表面的笑。


 


“店家,二十倍如何?”


岂料这人根本不看安逸尘,气定神闲地走到了老板面前。


 


“宁少爷,这样不好吧。”


老板一脸苦笑,


“这些客人都等了很久了,等新下一锅,第一份就送给您。”


 


乐颜一群人走了过来。


 


“逸尘兄,这家肺片味道不行,不如我们去别处看看?”


同行而来的男同事搭着他的肩,手上悄悄用力。


 


安逸尘不为所动,仍旧气势汹汹地盯着方才那个跋扈之人。


 


“算了,让给你罢。”


竟就这么走了。


 


肺片是吃到了,但安逸尘的脸还是黑了一整天。


 


 


后来听他们说,那人叫做宁致远,是成都两大世家大族“南唐北宁”中宁家的独苗。本是做茶叶生意发家的,这些年又靠捣腾香料狠赚了一把,加之宁老爷长袖善舞,如今不论政军界、文教界,还是商界,没人敢不买他宁家的账。


 


宁老爷老来得子,对这个儿子宠爱有加。听说这小少爷从小就用着上等的舶来品西洋货,外出均有汽车接送,养尊处优,什么苦都没受过。


 


也不过就是上辈子积德投了个好胎,空有好家世好皮囊,金玉其外而已。


安逸尘对此不屑一顾。


 


 


 


 


 




 
/ 转载自:瓶装牛奶 来源:riffcain
评论(17)
热度(61)
  1. riffcain瓶装牛奶 转载了此文字
    咦咦咦这算是催文吗!!!有史以来第一次被催诶!!虽说不一定会填,但让我先激动激动好吗!!!!(。◝‿
  2. 瓶装牛奶riffcain 转载了此文字
    不知此生是否还有机会等到此文更新。
© riffc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