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取关了

【尘远】长寿面!上篇!这名字好呀!

 @昼行闪耀的流星 生日快乐!

不知道这篇蠢蠢的生贺你会不会喜欢!不,你一定要喜欢!

牛奶的下篇戳这里!→ 长寿面!下篇!


==============

烦!

宁致远简直想撕头发了,世界上怎么会有生日这种东西存在啊!

 

眨巴眨巴眼,他把被子往自己这边扯了扯,全然对安逸尘晾在外面的一截手臂不管不顾。

不对,生日是一定要有的!要不自己怎么好意思找安逸尘要这要那呢?

【那你每天都在过生日。

 

盯着安逸尘后颈窝乱糟糟的碎发思索良久,宁致远突然有了主意。

哎,不如给他下碗生日面吧。

就再睡一会儿。

把额头抵在安逸尘的后背,宁致远打了个哈欠,又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谁知这一觉就睡到了中午。

 

“哎哎哎安逸尘你出去,今天让你见识见识我的本事。”

牙刷尚含在嘴里,宁致远火急火燎小跑到厨房把安逸尘推搡到了客厅,

“看电视看电视!”话说得太急,他喷了安逸尘一脸牙膏沫子。

 

“好好好,你来,我们致远最厉害了。”

用袖子擦了擦脸,安逸尘反手取下系在腰间的围裙递给宁致远,“切菜的时候小心些,不行就叫我。”

 

接过围裙,宁致远微微扬起下巴,一句“你可别小看我。”还没说出口,就见安逸尘俯下腰摸了摸他的脚脖子,一股暖意便由下到上浸到心口。

“致远,快去把袜子穿上。”

 

可怕可怕,快被吸进去了。

宁致远不由自主地撇开头避开安逸尘的目光,瞥见茶几上放着安逸尘方才给他温好的牛奶,他下意识就想端起来喝,可刚伸手就被安逸尘拉住了。

 

“凉了,致远你先洗脸刷牙,我重新给你热热,”安逸尘说着就要起身,“穿袜子,别忘了。”

 

“安逸尘你真唠叨。”宁致远趿拉着拖鞋回到卫生间完成他的洗漱大业。

 

 

 

“荷包蛋和水铺蛋有什么区别啊!”

宁致远蹲在冰箱门前碎碎念,“要不干脆订外卖吧,好想吃香芋派。”

不行不行,他拍拍脸,今天说什么都要给安逸尘做一碗真真正正的生日面,绝对不能像以前那样用泡面糊弄过去了。

 

“安逸尘,面粉你放哪儿啦?”

“靠门那组柜子第二层。”

“碗呢?大的那种。”

“碗柜最下面。”

“木耳呢?番茄呢?”

“冰箱保鲜那一格。”

 

安逸尘的声音由远及近,他把头探进厨房,瞅见宁致远正手忙脚乱地往碗里倒着面粉,不由笑出声来。

“致远,待会儿水别加太多,要不这袋面粉可不够了。”

“出去出去,”宁致远头也不抬,“信不信我糊你一脸啊。”

“好好好。”

 

安逸尘笑着退回客厅,他算是看出这小祖宗到底想干些啥了。说不感动是假,他望着厨房方向有些出神,这次不会再糊了吧。

 

 

万分艰难地切完番茄,宁致远吮了口手指,把案板上那滩不成形的红色块状物一股脑儿的扔进锅里,一时犯了难。

“哎,油溅起来烫到我可怎么办呀。”

凉拌。

和灶台离了老远,宁致远拎着锅铲的最尾端,总算是炒好了理想中的蛋花卤。

卧一个水铺蛋,盖一个荷包蛋,卤里再打一个蛋,宁致远你简直是个天才!

他对自己竖起了拇指。

 

面团筋丝发得恰到好处,宁致远搓得不亦乐乎,尽管面条在其间被数次扯断,但宁致远凭借灵巧的双手,将断面粘合得严丝密缝。

棒,真棒。安逸尘真是赚到了。

 

 

 

“安逸尘,快过来尝尝。”

面一起锅,宁致远就扭头朝客厅嚷嚷,“快点快点,不吃算……”

话还没说完呢安逸尘就出现在了厨房门口。

 

“好吃么?”

“好吃!”

“驴我呢,都没见你嚼。”

“吞了。”

“傻,那么烫!有多好吃?”

 

 “要多好吃有多好吃。”

嘴吸溜着面条,安逸尘说得模模糊糊,兴许是被烫的,他眼眶竟有些发热。

 

“比宿舍那次好吃?”

“都好吃。”

 

放下手里的碗筷,安逸尘抬起头看着宁致远,天知道此时此刻他多想抱抱宁致远啊。


“致远。”

“怎么,是不是被感动哭啦?”

“嗯,致远,你番茄是不是又忘了去皮?”

 

 

结果一整天下来安逸尘都没听到一句生日快乐,锅碗也仍旧由他洗。







点蜡。

〜( ̄▽ ̄〜)

 

 

 

 

 

 

 

 


 
评论(39)
热度(52)
© riffc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