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取关了

【尘远】憎桃花

竹马脑洞产物。

========================

儿时的事情宁致远大多都忘了,可他偏记得自己应是打老早之前就讨厌桃花树了。

 

“说得好像你知道桃花甚么味儿似的。”

宁佩珊对他这种酸葡萄心理不屑一顾,“那你干嘛总穿桃香熏的衣服?”

 

“一边儿去。”

宁致远转过头不理她。

这个中缘由他自己都说不甚清楚。

 

 


 

那时宁昊天和文靖昌尚未因炼香之事翻脸,两家人还时不时到对方府上走动。

 

“致远,快叫世倾哥哥。”

素云拉过一脸不情不愿的宁致远,拍掉他西装马甲上的泥,又戳了戳他花猫儿似的脸,柔声说道:“别爬树了,若是不小心摔下来,又该被你爹罚跪祠堂了。”

 

被母亲当众说教,宁致远那张嘴都要撅上天了。瞅了瞅在一旁偷笑的宁佩珊,他气鼓鼓地说道:“我是老大,哪有叫别人哥哥的道理?叫我一声致远哥哥,我就带你去花园喂鲤鱼,我们家池塘可大了!”

他一副你敢不信试试的表情,一双圆目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和他一般高的男童,像是嫌自己方才描述得不够清楚,他跺了跺脚,手指遥遥指向目光所及最远的那棵桃花树。

“看见没,有从这里到那里那么宽呢!”

 

文世倾早就听他家花奴背地议论过宁家的树和花是整个魔王岭数一数二的,起初他不信,心道花花草草不都长得一样,何来什么好坏之分,当他顺着宁致远指的方向看过去后,方才明白她们所言不虚。


天空晶莹剔透,一尘不染,柳树垂下柔枝宛如绿烟,文世倾却只得满目艳红。


“真美。”

他不觉感叹出声。

正巧起了风,红雨争先恐后从枝头坠下,飘飘洒洒网出一片绚丽朝霞。

 

听到有人夸赞自家的花,宁致远很是得意。

“世倾老弟,好看吗?我们就去爬那棵。”他拽着文世倾的手就朝那树跑去。

 

“胡闹。”

宁昊天看着两个孩子小小的背影不住摇头,脸上却没有丝毫怪罪的意思。

 

 

 

文世倾穿着一身深蓝色西装,剪裁质地俱是极佳,因着要在弟弟文世轩面前做好表率,他小小年纪就透出沉着自持之感,今日遇上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霸王,倒是把他平日压抑许久的孩子心性勾了出来。

 

跑得热了,宁致远扯下颈间束着的格纹丝巾一把塞给文世倾。

“你帮我拿着。”

 

“好。”文世倾接过丝巾揣进包里。

 


那棵树长势甚好,怕是要三四个成人才环抱得住,见宁致远犯了难,文世倾便蹲下身子端起手。

“来,致远,踩上来,我托你上去。”

 

“你把袖子挽上去,踩脏了会被教训的。”

宁致远弯下腰作势就要去解文世倾的袖扣。

 

“不必麻烦的,你踩便是了。”

文世倾摆摆手,凑近宁致远领口边闻了一闻。

“致远,你身上好香啊。”

 

“那是,小爷我每天都用香花洗澡,能不香么?”

 

“是桃花吗?”

文世倾随手捉住几瓣飘落的桃花,举到宁致远面前,“可你闻上去比它香多了。”

 

“是山茶花。你呢,你是什么味道的?”

宁致远垂下头,看上去有些闷闷不乐。

“嗳,可惜我闻不到,我鼻子有病这事儿你是知道的吧。”

 

“我用的桃花,闻不到也没事,你看,这样也可以的。”

文世倾说着竟将手心那几瓣花吃进嘴里,“甜甜的,不信你试试?”

 

宁致远没有一点犹豫就张开嘴。

 

文世倾把余下的花瓣轻轻放到了宁致远的舌尖上,低声道,“慢些嚼一嚼。”

 

“嗯……”

 

“甜吗?”

 

“甜……”

 

看着宁致远两颊鼓鼓地嚼着花,文世倾没忍住抬手在他头上捋了一把。

 

“你摸我做甚么!”

宁致远忽然就生出自己被占了便宜的错觉,急急往后退了几步。

那样子活像只被惹火的西洋玳瑁猫,全身毛发都竖了起来。

 

“好好好,不碰你就是了,咱们接着爬树吧。”

文世倾笑着说道,复又扎好马步等着小少爷踩上来。

 


那条丝巾文世倾没有还给宁致远,或许是忘了。

 

 

 

烧臭丫头那棵桃花树的时候,宁致远心里格外痛快。

“烧,烧死你们这些丑桃花。”

他念叨着,又恶狠狠地添了把火。

 



没想竟是他踩灭了火,抱住了他。



 

 

 

 

 


 
评论(38)
热度(82)
© riffc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