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取关了

【宝超】龟兔故事04

越来越狗血了,慎。


01.很高兴认识你

02.和我去喝杯咖啡吧

03.雷打不动你打动



04. 男朋友也行噢





梁宝晴最近在练习儿化音,同事们总能说得很标准,“组长破事儿真多”“逗你玩儿”等等,听起来特别地道。

梁宝晴就不行。

我舌头太大了吗?
他有些自暴自弃,然而在求助于国语通之后,他发现相较于自己,国语通的发音好像更加可怕——竟然连“二”都说不清。

喔,原来开发者也念不对。
他坦然许多。




“公司的咖啡变浓了,加班更有劲儿了。”
虽然屡屡受挫,梁宝晴依然倔强地练习着,反正软件不会笑话他。

一般来讲,这种陈述句是不会得到回应的,梁宝晴也早就习惯那头的空白。抿了一口刚接的咖啡,他低头继续校对报表。

“那就好。”

那就好?
这自得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梁宝晴一愣,不自觉停下了手中的工作。
撇开语气不说,更令他在意的,是仿佛近在耳旁若有若无的呼吸声。


阖上眼,他试着在脑内将气息具象化。

在他的想象中,那声音定是出自两瓣鲜活的唇,有着微红的颜色与真实的弧度。
不仅如此,那双唇或许会吐露出更多感情,懊恼、焦虑、喜悦……完全因他。

如果真有这样一双唇……

梁宝晴惊讶于自己的冷静而不自持,然而他却放任自己将手覆于那双唇上。

我什么都不会做。
站在落地窗前,梁宝晴凝视着空旷夜幕下熙来攘往的马路,喧嚣又安静。

什么都不做。
他轻轻抹去刚才印在玻璃上的掌印,冰冷的触感让他收回思绪。

只是想摸摸那呼吸带出的温度而已。




“那就好。”
洗完澡出来看到手机亮着,项允超顾不得身上还滴着水就匆匆回复了。


我可是程序啊,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回完他就后悔了。
还有,明明嘱咐后勤加了奶茶这个选项,这人都不试试吗?

喂喂喂你干嘛这么在意一个小员工的话。
这种心思项允超是断然没有的,此刻他还沉浸在自己是个善良老板的美好幻想里。

映着屏幕的荧光,项允超漆黑纤长的睫毛翕动着,眼眸明亮异常,有水珠顺着他的侧脸下滑,在梨涡稍作停顿后,又溜到挽起弧线的嘴角,最终坠进颈间消失不见了。

此情此景若是被项允杰看到,一定会以为他的精明弟弟又做成了一单大生意,要不怎么会笑得像只捡到通往鱼塘地图的猫呢?


咖啡太淡是梁宝晴昨晚无意间提到的。项允超一边吹头一边回忆着,他怎么说的来着?

“公司茶水间的咖啡淡得像洗锅水。”

冷静,别问他你喝过洗锅水吗这种愚蠢的问题。
项允超握紧拳头,随即在心中给后勤记上一笔,我现在可是有眼线的人了。

他没发现自己有些兴奋过头了。




不管有意还是无意,项允超对梁宝晴的“关心”程度不可谓不惊人。


“被女同事夸奖国语进步了。”

项允超心情复杂,“恭喜你”三个字也说的不情不愿。
这可是值得骄傲的事啊,为什么高兴不起来呢?

在走神了一整场公司大会后,他将自己的小失意归因于劳动成果被他人窃取。

可不是嘛,这可是我教出来的学生,我都没夸呢,轮得到你夸吗?
项允超忿然。


然而当他在食堂瞄到和一大堆人坐在一桌吃饭的梁宝晴时,这股失意陡然升级为失落。

“端走端走,这哪叫糖醋排骨?哪有这么酸的糖醋排骨?”
打发秘书去和食堂大厨商量配菜的改善,项允超倚着餐桌,陷入了一种莫可名状的焦躁情绪中。

说它莫可名状也不尽然,目不斜视,项允超努力让自己镇静,随后,理智告诉他这种情绪其实并不陌生,曾有人让他体味过无数次。

而项允杰的意外来访让他更加透彻地看清了自己。

承认吧项允超,你这是在乎他。





《哥哥扭蛋》是近来很火的一部日剧,公司的女员工们无不为之神魂颠倒,甚至还在公司论坛上发起了投票,标题叫作“那么多的好哥哥,你最想要哪一个?”
向来重视民意的项总自然毫不犹豫地点进去,看了一圈下来,他啧啧摇头匿名留言道:“醒醒吧,那是因为你们没有遇到坏哥哥。”

谁知被喷了个狗血淋头。

项总毕竟是项总,十分钟之内,他通过IP地址定位了所有骂他的马甲,并将之一一记录了下来。

其中一条指向了他的御用休息室。


该死,项允杰怎么来了。
早些时候他曾给了项允杰进入休息室的权限,以打消他对他私生活无休无止的猜测。
“我怎么知道你不会带女员工来这里?”

搞什么飞机啊,以为自己和他一样乱栽桃花吗?
项允超咒骂着推开休息室的门,毫不意外地看见他又爱又恨的大哥正霸占着他的真皮老板椅,还嚣张地把腿搁在他一层不染的办公桌上。

“Surprise!”
项允杰站起来,朝他张开双臂。

“你胖了。”
他面无表情地躲开了。
“你来干嘛?”

“我带来了爸妈的问候,”
项允杰变戏法似的掏出一摞照片,
“他们让你回去相亲呢。”

“谁让你这么久都不带个女朋友回来?我和咏咏的孩子都满周岁了。”
见弟弟面色不悦,项允杰接着调笑道,
“男朋友也行噢。”



项半仙一语成谶。











 
评论(25)
热度(91)
© riffc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