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取关了

【宝超】龟兔故事07

啊,好想拉进度条。



07. 都是喷嚏惹的祸



 

 “千万不要冲动。”

被方咏咏一通电话叫回了台湾,项允杰临走之前都不忘告诫自己情商几乎为负的傻弟弟。

“想想孔心洁。”

 

这无疑戳到了项允超的痛处,那些黑历史简直让人头皮发麻。

开玩笑,这一次我可是很认真的好吗。

 

自从对梁宝晴那点小心思被哥哥点明之后,他的所作所为几乎可以用明目张胆来形容了。

 

好吧没这么夸张,顶多是一起挤挤电梯加个班什么的。

 

由于自带气场,电梯那么狭小的空间对项允超而言都宽广得像豪华套房,没人敢近他的身,大都隔着一臂的距离对他点头示意。

 

 

“老板早。”

几个刚进电梯的女员工腼腆地跟他打招呼。

 

“早。”

电梯门关上之际,梁宝晴也挤了进来。

 

应该是一路跑过来的,只见他拍着胸口顺了顺气,把快滑到鼻尖的眼镜扶好,然后就抬头盯着往上攀升的楼层数。

 

梁宝晴你居然不跟我问好?

项允超不高兴了,他觉得自己就像个捧着新玩具的小孩子,耀武扬威站在院子里等着大家的羡慕簇拥,到头来却没人看自己一眼。

 

为什么这个人宁愿和软件絮絮叨叨也不跟我说说话呢?

 

 

入秋后天气渐凉,公司里不少员工被感冒病毒击中,项允超也没能幸免。

 

担心露出马脚,他连续好几天都没怎么回复梁宝晴,对方也见怪不怪,一个人自言自语也是一出好戏。

 

不,不能这么快就暴露身份,即使他夸过你可爱也不能。

项允超攥紧拳头叹气,满面愁容的样子让身边的女员工不得不捂紧嘴巴以免尖叫出声。

 

噢超超不哭,姐姐loveU

 

突然,他打了个喷嚏。

 

 

电梯那边的梁宝晴回过身望了一眼,他连忙摸着鼻子低下了头。

 

真是太丢脸了,他想,自己的总裁包袱看样子捡不起来了。

 

余光里梁宝晴似乎笑了笑,右边脸颊隐隐凹了个小窝儿,哧溜一声就不见了,可项允超偏偏觉得就那么小小的一下,好像就给电梯加了热升了温,轻易融化了他因着感冒塞住的脑子。

 

 

他听到我笑了吗?

梁宝晴歪着头思索到。

 

调整了一下握着手机的姿势,他靠漆黑的屏幕反光窥见了正像鸵鸟一样埋着头的项允超。

刘海有些长了,挡住了他的大半张脸,从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他嘴角沮丧的皱褶,懊恼显而易见。

 

电梯门开了,梁宝晴顺着人潮往外走,待确定项允超已在第一条过道拐进办公室之后,他忍不住笑出了声。

老板那个喷嚏哈哈哈哈,和呛毛的兔子一模一样啊。

 

本该因早起而混沌的早晨,就这么轻轻柔柔的,从他未曾预料到的夸张笑容中溜走了。

 

 

 

“老板真是太让人吃惊了。”

梁宝晴发觉他实在无法找出更好的句子来描述项允超近来给他的感受。

 

无论是周末超市刻意的“偶遇”还是每天早上电梯里不到一米的距离,都让他胸口有某种感情嘭嘭嘭的往上疯长,像被暴雨冲刷过后的森林一样。

 

“我大概喜欢上一个人了。”

远处有汽车飞驰而过,传来轮胎碾过雨后积水的微弱声音。

 

不觉得空虚,一点也不,空意味着有地方剩了下来,而他觉得一切都那么完整。

 

“每天我都会悄悄靠近他一点点,哪怕一毫米也行,每天一点点。”

他对着手机喃喃自语。

 

刚喝完睡前牛奶的项允超被他这突如其来的自白吓了一跳。虽然梁宝晴天天都会发不少消息给自己,可这种承载着太多情感的句子让他茫然不知所措。

 

 “加油,你可以的。”和“有车有房再说吧。”回复他哪一句比较好呢?

项允超努力想忽视自己心口那股翻腾的不安与焦躁,尽到一款软件的本份。

 

好吧,我有点难过。

他吸了吸鼻子,把手机举到嘴边。

 

“加油,”

重感冒让他整个人飘飘忽忽的,他抱着枕头试着稳定情绪。

可以不说了吗?软件而已哪有这么人性化?

 

“你…”

 

然后他打了个喷嚏。

 

哦天呐。

他手指一滑。

 

 

咦?

梁宝晴本能地想笑,结果发现国语通闪退了。

 

 

 


 
评论(35)
热度(102)
© riffc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