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取关了

【宝超】龟兔故事08

别笑,哈球可是正经的cp名字。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啥,可以确定是HE。


08. 隐秘的约定





什么声音?
 
手机已弹回home界面,梁宝晴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
 
刚刚那声诡异的响动无异于一道猛劈在他天灵盖上的惊雷,炸得他满目烟花。
 
滋啦作响的电流顺着血液从头顶通到脚心——仿佛有双手紧紧攥住了他的肺泡他的神识让他吐息异常艰难,窒息感巨浪般抵住他的咽喉——有什么呼之欲出。

“倒计时五秒!”飞旋的指针一下下敲在他的头皮上,急迫地,却带着意料之外的温柔。
屏幕自动锁定了,黑漆漆的,梁宝晴从那里看到了自己唇角无法抹平的笑纹,和眼里显而易见的温情。
 
突然,他感觉鼻尖痒痒的,像被什么毛绒动物挠了一爪。

“哈球!”
突如其来的情感挤压着他的五脏六腑,他难以抑制地大笑出声,连眼泪都笑出来了。
 
流感病毒无孔不入让人生气,可梁宝晴愿以他的宝贝相机起誓,他真是爱死这场秋凉了。
 
 
 
可是,他又能做些什么呢?

惊喜褪去得无影无踪,现下的他甚至不能确定刚刚那是幻听还是真有其事。

把头狠狠埋进被窝,梁宝晴想同以前一样逃避这种情感。他深谙此道,并引以为傲。

——他的情感向来过于强烈,对人对事俱是如此,他应付不来,所以宁愿让其消散。

就像夜里无声无息的秋雨。
即使他总能感到耳畔萦绕不去的呼吸。
 


项允超也不好过。

啊,遭了。真是太丢人了,他认出我了吗?

他烦躁地揪着自己的头发,却没办法理出个所以然来。
他会觉得我是变态吗?他会辞职吗?他会把这件事告诉别人吗?
他立刻否定了最后一个问题。
像是被抽尽了全身气力,项允超把脸埋进枕头叹息出声。
跟谁说?国语通吗?
他不由得苦笑。

他又悔又急,恨不得当面跟梁宝晴解释清楚,说我不是故意窥探你的生活,我没有恶意的,我只是…只是有点在乎你……

一向无比自信的项总头一次这样茫然无措。
啊,他想,自己真是蠢得要死。

把手机抵在胸口,他惴惴不安地等着对方的消息。

没有,一条都没有。

就这么直到天明。
 


“小梁,材料准备好了么,一会儿就要用了。”
新组长是个胖胖的中年人,或许是儿子在国外读书的缘故,他对待手下所有员工都特别亲切,尤其是对梁宝晴,想到他一人在大陆不容易,又木讷不善言谈,常常给予他额外的关心。
 
“差不多了。”
被人这般信任梁宝晴自然感激的,因此一旦是分配给他的任务,他总是尽心尽力地做到最好。比如这次新产品的推介Presentation,就是他熬了好几宿的成果。

然而当组长通知他将由他去给董事会进行详细讲解的时候,他的抵触情绪还是被一眼看穿。

“这是一次很好的锻炼机会,小梁你一定要把握住。”

组长不由分说把他推进了会议室。


他一眼就看到了项允超,那双圆眸里有什么一闪而过。

一道火花或一束光芒,很快就被倦色替代。

“好了,你可以开始了。”

梁宝晴惊恐地发现那本该熟悉的声音是那样陌生。

不敢和项允超疲倦的双眼对视,他转而盯着他包裹在衬衣里的那一截小臂——即使闭上眼,梁宝晴此刻也能清晰记起它修长有力的轮廓线条,记起它高举或弯曲时的肌群走向,记起汗水划过血管的模样……

他觉得口干舌燥,不得不拧开面前的矿泉水猛灌一口,然后转过头去不再看他。


这是一场气氛怪异的会议,不仅因为刁钻的项总全程沉默,还因为公司里一直籍籍无名的香港员工以一口流利的国语成功说服大部分股东给新产品融资。
项允超一点也得意不起来,这意味着他唯一的“学生”大概再也不会需要他了。
 
 

梁宝晴没有卸载国语通。

无数个失眠的夜里,他总会将手指置于图标上端却迟迟难以按下,他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究竟是装作毫不知情继续“学习”还是把自己隐忍的爱意告知对方。

他无法对自己一天比一天汹涌的渴望视而不见,他发疯似的想念所有从那双薄唇中吐露的话语,想念所有似曾喷在他耳旁的呼吸。

这一切不是没有缘由的。

项允超和他仍旧时常在电梯里相遇,不同的是现在的他们各自心怀鬼胎。    
 
——只要见到他就好。
 
——只要听到他就好。
 
彼此都不说破,如同一个秘而不宣的约定。
 
 
 
 

 
评论(31)
热度(96)
© riffc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