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取关了

【宝超】龟兔故事09


09. 想把你框在镜头里






人事部组织的全员郊游项允超本意是不去的。

时间是周末,地点定在市郊某个古镇,没山没水,唯一让他感兴趣的是沿老街叫卖的各种小吃。

他是吃货,这没什么羞于承认的,需要通关系才能买到的限量蛋糕也好,路边大排档也好,不说百分之百,台湾百分之九十九的美食他都尝过。所以没怎么犹豫的,他给自己报了名。

既然对方都可以那么坦荡荡的,自己又有什么好介怀的呢?他这样想着,毅然决然踏上了梁宝晴所在的那辆大巴车。


梁宝晴坐在最后一排最角落的位子上,把头抵在窗上,他隐在镜片后的双眼微微闭着,眼底发青,看上去很是疲惫。

随意找了一个前排的座位坐下,项允超跟身边人打了个招呼就闭上眼假寐。

真烦人,周末还要早起。
不,绝对不是为了见到梁宝晴,他摇摇头,试图将“多人约会”这个可笑的想法甩掉。

是食物的力量。
他反复告诫自己,很快便在颠簸中沉沉睡去。


年底繁重的工作让项允超累得够呛,这样有好有坏。一方面极大程度改善了他的睡眠质量,他每天几乎沾床就能睡着,但另一方面,过于充实的坏处在于他容易在工作间隙走神,忙碌过后,空虚感往往无处遁形。

虽然他不再对那个所谓的专属铃声再次响起抱有期待,可不能否认的是,他多多少少有些怀念梁宝晴那些毫无意义的念白。

“上午我把传真机修好了。”

“新企划有点复杂。”

“组长的衬衣是不是缩水了。”

……

看吧,这人真无聊。
录音占去了不少内存,可他就是按不下删除键。

“我大概喜欢上一个人了。”

“每天我都会靠近他一点点,哪怕一毫米也行,每天一点点。”


项允超有猜测过梁宝晴的暗恋对象是谁,甚至怀疑过那人是不是自己。

得了吧项允超,他气馁道,自恋也要有个限度。如果真是自己,他怎么到现在都还不跟自己联系?



由于堵车,一行人近中午到达目的地。员工中本地人占多数,且大多都来过这里,所以没等口令人群就散了。

人事部部长把印着公司名字的旗子举得高高的,却没人搭理他。

“真是无组织无纪律!”

见部长急得跺脚,项允超走上前安慰道:“反正之前也说好了下午集合的时间地点,就自由活动吧,最近大家都辛苦了。”

部长连忙点头称是。


自己盯着食物两眼放光的样子怎么能被别人看到呢?项允超暗暗想道,不动声色地走向了大部队的反方向。

来之前他已经做好功课了,原来古镇最有名的毛血旺并不在人挤人的老街上,实则隐藏在一个位置稍有些偏僻的农家小院里。

将双手揣在兜里,项允超一边哼着小曲一边踢着脚下的碎石,悠闲地往心心念念的毛血旺走去。

——没发现梁宝晴就在他身后不远处。



梁宝晴并不是故意跟着项允超的。

路上被簸得太厉害,他下车之后好一阵脑袋都是昏昏沉沉的,再加上比较喜静,他想着要不要去人少的地方拍些照,一路拍拍停停,半晌才认出走在前面的人竟是项允超。

一蹦一跳地走着,没有一丁点总裁的样子,项允超现在的心情显然是极佳的,梁宝晴甚至能想象出那张脸此刻所展露的神情——那张平时刻意绷着却完全凶不起来的脸——一定绽放着甜蜜又满足的笑靥,如同买到了最喜欢的巧克力那般。

梁宝晴放慢脚步,却又不自觉把焦聚在了项允超的身上。

秋高气爽,还难得出了太阳,暖暖地烘在身上让人周身舒畅。

被细碎的阳光环抱着,项允超的背影有些失真,或许是因为在车上打了盹儿,他后脑勺的头发不似平日柔顺,蓬松地打着旋儿,衬得他后颈皮肤格外的白。


就在他按下快门的那一刻,项允超突然转过身来。

遭,拍砸了。
这是梁宝晴脑子里蹦出的唯一念头。


项允超大步朝他走来。

“给我看看。”
他把头凑到了液晶监视器前,毛茸茸的发旋儿顶直直戳在梁宝晴的半边脸颊上,很痒。

梁宝晴感到头晕目眩,心脏仿佛正以一种快得可怕的频率在胸腔翻腾,带动他全身血液奔流不息。


他不自在地清了清嗓子。






 
评论(27)
热度(99)
© riffc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