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取关了

【宝超】龟兔故事10

要战便战。
#可口大法好#

煽情可怕可怕。


10. 哗啦啦轰隆隆




没对上焦,项允超的脸有点模糊,茫然的表情看上去傻傻的。

“不好看,删了吧。”
抬起头,他的鼻尖扫过梁宝晴紧绷的下颚,飞快地。

凉凉的触感,却给梁宝晴带来一阵电流,整个盛夏的种种片段在他眼前呼啸着闪过,像多倍速播放的电影。

——抵不过此时短暂的目光交错。

鼻尖到嘴唇,那段小小的弧度在梁宝晴看来可爱到不能,被自己心下那股汹涌而来的焦灼吓了一跳,他从兜里拿出烟来。

“不介意吧?”
把脖子上的相机斜挎在背上,他理了理胸口皱巴巴的体恤。
要不你先走,这句话他迟迟说不出口。

项允超摇头。


“怎么不去老街?”
含着烟,梁宝晴的声音听上去很轻。

“还不饿,想四处走走。”
项允超说了谎。
出息呢,他懊恼,感觉自己的智商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匮乏过。

接下来是要一起走还是……?
他犹豫着迈不开脚步,只好假装眺望远处金灿灿的农田。

阳光从云端的缝隙透下来,他们的影子正亲亲热热地叠在一起。



透过烟雾,梁宝晴悄悄打量项允超的嘴唇。

不得不说这双唇对一个男人来讲有些好看过头了。唇色红润,唇线分明而柔和,微微嘟起的样子,明艳美丽不可方物。

可这双唇偏偏同他以往所有幻想完美重合,分毫不差。


这是他们距离最近的一次。

没有层层货架匆匆人群,梁宝晴可以清楚看到项允超下眼睑上那些通常隐匿在阴影里的睫毛。

“能吃辣吗?”
突然,项允超问他,下定决心一般。




有些时候,只是有些时候,梁宝晴觉得自己像个存放糖果的铁盒子,他的感情就那些糖,被包裹在五彩缤纷的糖纸里。偶尔有人从他面前走过,却极少停留,于是他收回想要给与的双手,把所有糖紧紧护在身体里,硌得胸口生疼。

然而在大多数时间里,他对这些疼痛浑然不觉,像封锁宝藏的坚固城墙。

那是太多太多找不到出口的温柔。


可当他看到项允超眼里无法隐藏的期许以及少少的试探时,那一瞬间,所有患得患失的心情,不确定也好,习惯性的怯懦也好,都兀地烟消云散了。

“嗯。”他说。

我喜欢他把石子踢得远远的样子,孩子气的,别扭的样子。

他摁灭烟头,“带我去吧。”




项允超被毛血旺辣得涕泗横流。
“老板,来两瓶可乐。”
接过梁宝晴递来的纸,他把额头上的汗近乎粗暴地揩去。
“只要可口。”


梁宝晴相信没有比此刻更真实的项允超了。

吃着碗里的不说,双眼还要直勾勾望着锅里的,鼻翼两侧冒了几颗毛毛汗,惹得梁宝晴不住想用手帮他擦掉。

“我下礼拜要回台湾。”
项允超吃着吃着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

“什么?”
只顾着盯着对方沾了辣油的嘴唇,梁宝晴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下礼拜要回台湾,老爸生病了。”

“喔。”

“没什么要问我的吗?”
像是被梁宝晴不咸不淡的回答打击到,项允超泄气地说。

有好多想问。
梁宝晴默然地喝了一口可乐。
伯父怎么了?你什么时候回来?送机的车安排好了吗?
……
啊对了,还有上次那个男人是谁。

仿佛丧失了组织语言的能力,他呆坐了好一会儿才晃悠悠地吐出一句。

不是上述的任何一个问题。

陈述句,只有四个字。

“早点回来。”
他说。起雾的眼镜隐去他明亮闪烁的情绪。

正扒着饭的项允超愣住了。

良久,他放下筷子坐直身体,一副上了谈判桌的严谨架势。
“你知道了?”

“什么?”

“那是我。”
项允超的脸腾的红了。

他感觉自己是一小片装在可乐瓶子里的海,红色的瓶身让浪花泛着可怕的红光,海浪声一下下撞进他的身体。

震耳欲聋,分明是他的心跳声。

起起落落,总有浪头居高不下。



“嗯,知道。”


他让他降落。

他让他坍塌。



 
评论(47)
热度(113)
  1. 逍遥小王爷riffcain 转载了此文字
    转载收藏。 转载收藏。 转载收藏。
© riffc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