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取关了

【宝超】龟兔故事11

没有一点点防备,平坑成功。

不要在意长短。

 

01.很高兴认识你

02.和我去喝杯咖啡吧

03.雷打不动你打动

04.男朋友也行噢

05.所有零食不如你

06.兔子先生你慢些

07.都是喷嚏惹的祸

08.隐秘的约定

09.想把你框在镜头里

10. 哗啦啦轰隆隆

 

11. 是真的

 

 

 

尽管“他喜欢我”被称作人生三大错觉之一,但在那个喷嚏之前,梁宝晴已经隐隐约约感到不对劲了。

 

把国语通介绍给同事被告知根本搜不到这个App,在公司碰到项允超的次数多到惊人,刚抱怨食堂吃的太咸第二天菜式就有了改进……

 

说不在意是假的,梁宝晴也有试着去求证,可被在意的人在意这种幻想实在过于美好,于是他劝自己打消去求证的念头,转而把注意力投入到其他什么上,比如提早出门以免进电梯时太过匆忙,比如换掉戴了很久有些过时的眼镜……

 

——没有意义,前者后者都是。

 

世界那么广阔,梁宝晴想,人来人往,只有项允超,只有他,让他忍不住想倾身向前却又踟蹰不已,唯有固执地跟在他身后,反复练习无法传达的感激而已。

 

“谢谢你。以后还能像之前那样吗?”

 

“你可以陪我吗?”

 

“不用回答的,我说就好。”

 

原来想传达的不仅仅是感激。

 

 

 

事实上,两人的关系并没有因为秋游而有所进展,怪就怪那场暴雨来得猝不及防。

 

乌云压得极低,吃过饭后,项允超腆着肚子走在前头,没两步豆大的雨滴就落了下来。

 

“回镇子吗?”

梁宝晴叫住他。

 

“你带伞了没?”

项允超嘟囔着,不情不愿把兜帽扣在了脑袋上,“相机没问题吧?”

 

然而为了省事,梁宝晴没有带上相机包,把相机护在怀里,他追上项允超,“没带,”他狼狈地说,眼镜上全是雨雾水珠,头发也打湿了,一缕缕贴在额头上。

 

“那就回去呗。”

项允超不无遗憾地回答道,说罢竟跑了起来,溅了梁宝晴一裤腿的水。

“跟上啊!”他大喊道。

 

“好。”

无奈地看了一眼身上的泥点,梁宝晴拔腿就追了上去。

 

黑沉沉的雨幕中,两具年轻的身体在小径上奔跑着,脸上是彼此不曾见过的欢畅愉悦,还有那份独属于年轻的恣意与笨拙。

 

 

项允超回台湾快半个月了,而梁宝晴没有他的联系方式。

 

国语通吗?他不确定对方是否还对这种交流感兴趣,他甚至有些担心这已然成为项允超的“耻辱”,有谁愿意自己设计的软件被捉到bug呢?何况还是被自己的下属。

 

当然,那张糊掉的照片梁宝晴没有删掉,他甚至把它洗了出来。

然后让它静静躺在床头柜上。

 

“晚安。”

捻灭烟头,他熄掉卧室灯。

 

初冬的夜风从没有合拢的窗户缝隙钻进来,钻进没有掖好的被窝,凉意顺着他的颈椎向下蔓延,脊柱、尾椎、股骨……他打了个寒噤。

 

一会儿就暖和了,他告诉自己,一会儿就好。

 

 

 

“咦,四眼仔呢?”

在机场接到项允超后,项允杰装模作样地垫着脚朝出口张望,“丑媳妇也要见公婆的,怎么不带回来?”

 

“……”

 

“难道你是媳妇?”

 

“有完没完啊,”项允超不高兴了,“爸怎么样了?”

 

“病情已经稳定了。”把副驾座上念杰的变形金刚玩具移开,项允杰不死心地继续问道,“哎那小子真对你没意思?”

 

“嗯。”

项允超神情疲惫,闭上眼,明显不愿多谈。

 

“随你咯。”

说是这么说,项允杰怎么可能就此罢手?吃瘪的允超很有趣,可他毕竟是自己唯一的弟弟——在弟弟通往幸福的康庄大道上,项允杰不单想成为指路明灯,如果有需要,他不介意狠狠轰一脚油门。

 

轻而易举,他很快就摸透了梁宝晴的所有背景,看着照片上那个面无表情的男人,项允杰不由感叹事情有件棘手啊。

 

当事人一个沉闷乏味,一个高傲别扭,看来是指望不上了。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作为危机处理专家,他坚信这俩人只差临门一脚,而红娘一职必然难不倒他。

 

他转头看了一眼身旁的项允超,热带气候让宝岛即使是在冬季也有充足的日照,暖阳密不透风地裹着他,让他整个人笼罩在一种静谧却又缥缈的氛围中,好像一松手就会飞走似的。

 

他需要一个终点,一个他可以无所顾忌去依靠去示弱的港湾,在那里他不必再时刻装出一副无所不能的样子。

 

终点、港湾,听上去多温暖啊。可项允杰明白,这跟项家人试着弥补允超的一切毫无关联。

 

“国语通,好助攻。”项允杰在发给梁宝晴的邮件中这样写道,“像个男人一样去战斗吧!”

他相信对方看得懂。

 

 

邮件以一颗爱心收尾,梁宝晴以为电脑中了毒。

不知怎么,他迅速回忆起一张不怀好意的笑脸,噢,他想起来了,上次那个男人,传闻中项允超浪子回头的大哥。

姓项,已婚。

 

头一次,梁宝晴由衷感谢公司里可爱的女同事男秘书,事到如今他也终于有心思坐下来好好理一理自己的真实想法。

那股一度从他心口滑落的柔软感觉,他选择抓住它。

 

——得了吧梁宝晴,不要再用什么不爱我的我不爱这种幼稚理论麻痹自己了,你需要他,不是吗?

 

结论简单得可笑,他扶住额头,一抹温柔的身影在他脑海深处浮现。那是雨里的项允超,头发乖顺地垂下,水珠沿着颧骨划过他精致的侧脸,最终被他随手抹去。

 

“你只能跑这么快吗?”他频频回过头看他。

 

他似乎看见了某些难以隐藏的情绪,就在那双眼睛里。

 

你是瞎了才会以为他不需要你。

 

梁宝晴触电似的一跃而起,抓过手机狂奔到了天台。

 

“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去接你。”

他的声音近乎颤抖,洋溢着显而易见的雀跃。

“我去接你。”

恨不得顺着手机信号爬过去。

 

 

当那道独一无二的提示音响起的时候,项允超正和项念杰一起玩着体感游戏,比赛进行到关键时刻,他错愕不已,输得毫无悬念。

 

“啧啧啧,瞧你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回房间听去吧。”

在一旁观战的项允杰简直要笑晕过去了,“念杰过来,别理小叔了,爸爸陪你玩儿。”

 

 

机场的相见不可谓不尴尬。

双手在棉衣口袋里紧握成拳,梁宝晴犹豫着不知该如何开口打破僵局,项允超就好端端地站在他面前,提着一大盒手信。

 

“凤梨酥,很有名的。”

项允超往前迈了一步。

 

他能看到他的呼吸,不是想象中的,耳机里若有若无的气流声,是真真实实的呼吸。

一团清淡的雾气自他的唇瓣间升腾。

 

他伸手去捉,暖意在指尖短暂停留。

 

项允超被他突兀的举动吓了一跳,眼睛睁得圆圆的,手足无措,像只被拎住耳朵的兔子。

 

“谢谢你,”梁宝晴接过项允超手里的盒子,“很多事情。”

 

“咳咳,”脸颊染上不自然的红晕,项允超努力装作若无其事,“说谢谢也不会给你涨工资。”

 

“嗯,礼物已经足够了。”盒子提手部分还残留着些许温度,梁宝晴尝试用手指记住那上面圈圈绕绕的纹路。”我们回去吧。“

 

这一次,他会走在项允超的身侧,步调一致,不前不后。

 

 

 

 

 

 

龟兔那么可爱,为什么要赛跑分个胜负呢?一起冲过终点多好呀ww

哦还有,“礼物足够了”是双关来着ORZ

番外是什么,能吃吗?

 

 

 
评论(44)
热度(201)
© riffc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