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取关了

【苏凯文x李晓波】Truth or Dare 02

 @天气派 容我慢慢甜回来!


01


——————————


“不知道。”

李晓波答得面不改色。

 

用讲义敲了敲李晓波的脑袋,苏凯文说:“放学后到我办公室来,明白?”

 

“哦。”

李晓波说罢又趴了回去。

 

教室里一片哗然,纷纷猜测向来温文尔雅的苏老师是否会因此大发脾气。

 

谁知苏凯文竟一点不恼,走回讲台,他把幻灯片拨到下一页,“同学们,这学期的课代表已经选好了。”他憋着笑,“就是那名一直打瞌睡的同学,李晓波。”

 

妈的,李晓波咬牙,这梁子算是结上了。

 

 

英语精读不是李晓波的必修课,本身基础就不大好,再加上专业选了微电子,上大学后他几乎就再没碰过英语了。

 

要问他怎么就考上了A大?其实是为了追姑娘。A大可是姑娘的第一志愿啊,若不是他高三那年狠下了些功夫恶补除英语外所有科目(洋人玩意儿学来做甚?),废寝忘食到天见尤怜,他怎么可能考得上?

为啥没追到手?因为姑娘落榜了,还转身投入了十三郎某个小弟的怀抱。

 

正如苏凯文猜测的那样,李晓波只是睡过头了。每天搬砖到半夜谁能不累?自从惜败十三郎给他爹丢了人后,他爹一气之下就断了他的经济来源——“你小子翅膀硬了是吧?今后甭管我要生活费了!”——他不得不同时打好几份工才能勉强维持在温饱线上,还不时接济接济过去的兄弟。

 

这下可好,学费杂费各种费合在一起,生生把他这个名震一方的老炮儿独子给难倒了。

 

不是什么光彩事,他本意是能低调则低调的,若不是十三郎那几个手下嘴碎得很,他才不屑于动手呢。

 

好巧不巧刚挥拳就被团支书撞见了,然后?然后就被传唤了呗。

 

“苏老师人很好,你的事我已经跟他说了,去找他谈谈吧。”

辅导员姓廖,是个中年女学究,好端端放着博导不做跑来当个什么管事大妈,李晓波也是不懂了,看着她满眼的粉红泡泡,他不情不愿地点了点头。

 

这就是他和苏凯文的初遇了。

 

 

 

 

放学后,李晓波黑着一张脸往行政楼走去。

 

做人没意思啊,他叹气,又一次站在了苏凯文办公室的门前。

 

“进来坐啊,在门口瞎磨蹭什么?”

苏凯文的声音从门那头传了出来,“不好意思了?”

 

“……”

李晓波推门而入。

 

“苏老师我没选你的课,课代表什么的还是算了吧。”

他开门见山地说。

 

“我知道。”

苏凯文指了指沙发,“你先坐着,我把剩下这点PPT做完就跟你谈谈这事儿。”

 

“我一会儿还要去搬砖呢,您能快点嘛。”

 

“搬砖?是兼职吗?你还有心思体验生活呀,六级只考了那么点分。”

苏凯文从显示屏一侧探出头,见李晓波一副吃了苍蝇的表情,他接着说道,“12月那场我已经给你报了名,你就不要挣扎了,说个时间,我每周给你补补课。”

 

“不是体验生活,是不兼职就没法生活。”

李晓波耐着性子解释道。

 

“没法生活?”

苏凯文站起身来,两步就跨到沙发边,撑着扶手,他低声问,“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吗?”

 

两人隔得极近,李晓波只觉得那个轻轻的问句仿佛化为一阵暖流,无声无息滑进他的耳朵里。

 

教英语的就是开放。他别扭地往后撤了撤,苏凯文脸上是如假包换的关切,让他鼻子发酸。好久都没人关心过他了,从小没了妈,爹还不把他当亲儿子养,见面次数屈指可数,更别说嘘寒问暖了。

 

“也,也没什么事。”

 

“我是老师,”苏凯文直视着他,“有什么困难一定要跟我讲。”

 

还真管上了?用了点劲儿挣脱被握住的手,李晓波表情有些不大自然,“苏老师,课代表的事,能不能算了?”

 

“你数学怎么样?”苏凯文又问,“我有个朋友,孩子高三了,缺个家教,要不介绍给你?”

 

“我跟小孩子没话说。”

 

“你比他大不了多少吧,”苏凯文扶额,“装什么大人呢。”

 

“你比我也大不了多少吧,装什么知心哥哥。”李晓波回击道,“再说我又不是你学生,凭什么给你当枪使啊?”

 

“就凭我把你打架那事儿压了下来。”

 

苏凯文很少这么严肃,大家都说他人好心善,主任也常把系里大大小小的杂事推给他做,只有他自己知道,他那是不在乎,吃点亏又不会死,能者多劳嘛。

 

但这回他是真生气了。

 

苏老师笑起来像春风一样。有女学生私底下这样评论过,那是因为她们没见过他生气的样子。

 

眼神凌厉,苏凯文眉间有不符年龄的深痕,平常标志性的笑容被抿成一条干瘪的直线。

 

“所以你教还是不教?”

 

“……”

 

“嗯?”

每当Meco把家里翻得一片狼藉,苏凯文就用这种语气教训它,简简单单一挑眉,那孩子就吓得瑟瑟发抖。

 

“教。”

李晓波怂了。

 

“行,我一会儿把家长联系方式给你,先陪我加个餐去。”

 

陪你加餐?你PPT不做了?我砖不搬了?

李晓波觉得莫名其妙。

 

“听说东门新开了家馄饨铺子,试试?”

苏凯文笑了。

 

翻脸比翻书还快呢?

来不及拒绝,李晓波被苏凯文一把拉起。

 

“细胳膊细腿的,下次人多了怎么打得赢?

 

得,还指望我再打一次呢?

意外地,李晓波觉得苏凯文好像没那么讨厌了。





 
评论(30)
热度(119)
© riffc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