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取关了

【苏凯文x李晓波】Truth or Dare 03

欧!

终于点题了。


——————————


肚子饿的时候,一分钟比一个世纪还难熬。

苏凯文深以为然。

 

“哎我们打个赌吧。”放下手里那团被揪得惨不忍睹的餐巾纸,苏凯文提议道。

 

“赌什么?”

 

“赌服务员会把红油那碗端给你还是端给我。 ”

 

“然后? ”

李晓波往厨房瞟了一眼。

 

“然后我们就来真心话大冒险, truth or dare,知道的吧。”苏凯文两眼放光,“来了来了!肯定放你那儿!”

 

碗果然被放到了李晓波面前,红油亮澄澄的,看得人食欲大增。

 

这人怎么这么无聊啊。

李晓波翻了个白眼,接过苏凯文递过去的筷子,他问:“你怎么知道她会把碗放我这儿? ”

 

“因为昨天我就告诉她我不吃辣了。”苏凯文对服务员笑了笑,惹得那姑娘双颊通红,“没错你就是被坑了,选吧,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苏凯文你多大人了,还玩这个?”李晓波无语。

 

“比你大不了多少。”苏凯文原话奉回,“快快快。”他催促着,还不忘把自己那碗原味的拌匀,“真香啊。”

 

如果选大冒险的话,指不准这个神经病会让我干什么白痴事。

权衡一番,李晓波选了真心话。

 

“啧,还以为你会选大冒险呢,”苏凯文吞下一口馄饨,“准备好,我要开始问了啊。”

 

“……”

 

“你高考英语多少分?”

 

“你说啥?”

现在正是小吃街人多的时候,吆喝声不绝于耳,李晓波以为自己没听清。

或者说他只是不想回答?

 

“高考英语成绩。”

才几分钟功夫,苏凯文碗里的馄饨已消下去大半,嘴皮油光光的,一脸坏笑没个正形。

 

“9,97。”

李晓波支支吾吾。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交给我吧!”苏凯文目光如炬,“信我爱我。”

 

“有病。”

 

 

不知道为什么,苏凯文特别想逗逗这个一本正经又迷迷糊糊的大男孩,看到他气结又不好发作的样子,他就会觉得很有成就感。

——meko,去把飞盘捡回来。

乖孩子。

 

 

加过餐,苏凯文坚持把李晓波护送到他打工的快餐店。背着手绕店巡视一圈,他扯过李晓波的衣角,神情凝重。

 “别干了?店面卫生很不到位啊,瞧那桌子多……”

 

“炮儿!”

一声娇滴滴的呼喊打断了他。

 

苏凯文疑惑地回过头。

 

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朝他们招手。

“炮儿,女生C楼,三份兔丁豆汤饭。”

 

“哦。”

李晓波一面回答一面搡着苏凯文往外走,“我要去送外卖了,你回家吧。”

 

苏凯文被推得连退几步。

她刚刚叫李晓波什么来着?

 

“她叫你什么?”

 

“炮儿。”

像被一把掰断的冰棍儿似的,这俩字脆生生地从李晓波口里蹦了出来,京味儿十足,特爷们儿。

 

“炮儿?”

苏凯文喃喃重复道。

 

他有一副干净而不失柔和的好嗓子,这一点可以从那些在课堂上求着他念课文的女学生那里得到印证。短短两个字愣是被他念得百转千回。

 

“炮儿。”

他又喊。

 

“是我是我,你快回去吧。”

李晓波跨上一辆破旧不堪的自行车,把伙计递来的几个饭盒叠在车筐里,他抬腿蹭了苏凯文一脚。

“你走不走啊。”

 

“这是你小名吗?”苏凯文问,摸着下巴笑得高深莫测。

 

“倒不是,但总有一天那帮混小子会叫我一声炮儿爷。”

李晓波握拳,“让我落魄成这幅德行,哼,等着吧。”他扭头瞅了瞅苏凯文,“唉你这种书呆子是不会懂的。你不走我走了啊。”

 

他骑着车扬长而去,把一辆除铃铛不响大概哪里都响的破车骑出了哈雷的气势。

 

苏凯文往家走着,他是不懂什么炮儿爷不炮儿爷的,揉着暖乎乎的肚子,他想起李晓波方才故作凶狠的样子——像出生不久的小兽,再怎样龇牙咧嘴露出利爪,也让人忍不住想揣在兜里,时不时戳戳额头给呼噜呼噜。

 

没一会儿他又折了回来,站在快餐店门口,他掏出手机飞快记下了招牌上那一串硕大的黑体数字。

——以后加餐有着落了。

 

 

家教的事很快就谈妥了,周六晚上七点到九点,每小时70,比起送外卖性价比不知高了多少,唯一的问题就是交通,学生家说远不远说近不近,没有直达车。

 

这可是一块肥肉啊,寝室到车站要走十分钟,坐车十分钟,转车十五分钟,再走十分钟,嗯…图书馆那活儿可以辞了,有些女生蠢死了,说十次也不知道要借的书在哪儿……李晓波在心里盘算着,这样一来星期三星期天晚上都空出来了,干些什么好呢?

 

要不去找苏凯文补课?

他被脑子里突然冒出来念头吓了一跳。

 

呸,鬼才去找他。

他连连摇头,以为这样就可以把那个可怕的念头甩出去,结果被突然震动的手机吓了一跳。

 

“6点到办公室来。”

这口气一看就知道是谁,

 

万一我不知道你是谁呢?万一找我的老师很多呢?李晓波气鼓鼓地想道。

 

刚在食堂吃过晚饭,回寝室收拾好书包后,他磨蹭半天才往苏凯文办公室走去。

 

就当是去给他道个谢咯。

 

 

李晓波远远就望见过道那头的苏凯文了。

 

正是太阳落山的点儿,天气不冷不热的,苏凯文只穿了件浅蓝色衬衫,把外套搭在肩上,他懒懒散散靠墙站着,看上去和学生没什么两样。

 

是在等我吗?

李晓波不由走快了些。




 
评论(30)
热度(99)
© riffc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