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取关了

【苏凯文x李晓波】Truth or Dare 04

明天还有一章,要去嗨,更新放缓,抱歉。


——————————


“炮儿!”

苏凯文跟他打了个响亮的招呼。

 

“苏老师,家教的事……”

 

“对,我正想说这个,”苏凯文揽住他的肩,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从这里去马胖子家挺不方便的,我把宝贝儿子借你吧。”

 

马胖子,宝贝儿子?

 

“哦,忘告诉你了,我那朋友姓马,是个胖子,你叫他马叔就行。”见李晓波仍是迷瞪瞪的,苏凯文笑了,“走吧,带你去见见我儿子,”

 

结果宝贝儿子不过是辆自行车。

 

“你可别小看它,”苏凯文指着车把手,“瞧见没,宝马,你可小心点骑。给,车钥匙。”

 

也是浮夸得可以,宝马啥时候还卖自行车了?

李晓波腹诽。

 

可毕竟是男孩子,对车的喜爱与生俱来,何况还是这么辆“高级车”,接过钥匙,李晓波立马就拧开车锁坐了上去。

 

“谢谢苏老师。”

原本圆圆的眸子被他笑得只剩一条缝。

“下班就给还您。”

 

还用上“您”了,这么容易就被收买了?

苏凯文心里乐开了花。

“行行行,炮儿真帅,路上注意安全啊。”

 

“老师再见!”

蹬蹬几下,李晓波眨眼就没了踪影,留苏凯文一个人站在原地。

 

马叔马叔,不对呀!

看着自己被夕阳越拉越长的影子,苏凯文猛地一拍后脑勺,那我不就比炮儿长一辈了?

 

 

 

“炮儿,真心话大冒险来吗?”

晚上推着车送李晓波回寝室的时候,苏凯文又找起了没趣,而对方也已经不想问为什么了。

 

“ 大冒险。”

 

“课代表你就当了吧,收发作业而已,没什么难度。”

这样你每周都得来了。

 

“好吧,”李晓波不自在地摸摸鼻尖,“别的我都不管咯?”

 

“嗯,尽量别睡,总能学到点什么,”苏凯文乘胜追击,“你基础实在太差,回头发一份课程表给我,咱们商量个时间我给你单独补补。”

 

“不睡不行啊,室友玩游戏太吵,我午觉都没地儿睡了。”

李晓波小声抱怨着。

 

这个时候还在路上走的不是情侣就是晚归的学霸,周围静悄悄的,地面铺满落叶,踩上去会发出喀嚓喀嚓的声音。

 

忍不住了。

苏凯文在李晓波的头上狠揉了一把。

手感果然蓬蓬软软。

 

“你干啥啊!?”

李晓波大叫着弹进了一旁的草丛里。

 

苏凯文在路灯下歪头微笑着。

 “我中午都在的,办公室沙发欢迎你,”他说,眼底是狡黠的光。

 

 

 

“面带猪相,心中嘹亮。”心之友马胖子曾经这样评价苏凯文,说的就是他面上不动声色内心波澜壮阔的特别技能。

 

“你哪里是老实人,”酒过三巡,马胖子一边剔牙一边拍着苏凯文的肩膀,“说你老实的都是瞎了眼。”

 

两人刚一起撸完串儿,马胖子喝了不少,苏凯文好心把他送回家。街上人来人往的,他把好友身子扶紧了些,一步一步艰难地往小区挪去。

 

“哎马胖子,我那学生教的怎么样?还不错吧?”出了一背毛毛汗,苏凯文着实走不动了。

 

“岂止是不错?我家那小子混成那样他都能制得服服帖帖,”马胖子竖起大拇指,“牛!”

 

“混?我记得小马挺温顺的?”苏凯文心中警铃大作,炮儿那么实诚,可别被欺负了。

 

“可不是,可自从他交了个女朋友,哪还有什么心思学习,整天满脑子都是如何讨小姑娘欢心,都不像以前那样贴我了。”

 

哦。警报解除。

“胖子你喝多了,形容词不是你这样用的,少男情怀嘛。”

苏凯文放下心来。

 

 

李晓波这学期课业很重,光数学就有概率论和复变函数,再加上大物、电磁学、线性电路、信号处理和晚上的实验课,他简直累得生不如死。这几门是万万不能睡的,他只好强打精神盯着黑板或是手上弯弯绕绕的电阻导线二极管——然而大部分时候他往往连焦都聚不了——还好有马哲,噢马哲,尽管不知所云,马哲课好歹给了他近两个钟头喘息的机会。

 

马哲老师是个瘦瘦小小的老爷子,无论学生在下面睡得如何东倒西歪,,他总是面带微笑神态自若,这反而让李晓波不好意思再睡了。

 

妈的,要死了,辩证否定观究竟是个什么XX玩意儿?

一张床!不,我只要一个能躺平的地方!

李晓波内心在咆哮,我特么快脑溢血了!

 

他把头砸向桌面,又在离桌面不到一厘米处止住。

干嘛和自己过不去啊我,他掐着眉心,前排同学都睡了,我认真个什么劲儿啊。

 

心虚地瞄了一眼在讲台上自娱自乐的老爷子,他打了个哈欠,挺了一上午的脊梁轰然倒下。

 

 

这也怪不得李晓波。他这人皮薄得紧,室友打游戏睡得晚,半夜又是梦话又是呼噜的,他实在不好意思把别人叫醒,只好靠数钱催眠,结果往往越数越兴奋,眼圈自然也越来越深。不仅如此,学校作息表也安排得毫无人性,上午的课程12点结束,下午1点又得赶回教室接着上,午饭午休统共只给了一小时,他只有吃过午饭就到教室趴着凑合一会儿,长此以往铁打的身子也受不住啊。

 

“办公室沙发欢迎你。”

我这是困得出现幻听了?

 

“没什么好丢人的,行政楼这么近,来吧来吧。”

那声音锲而不舍循循善诱。

 

来就来!

 

“苏老师,你中午在吗?”

李晓波给苏凯文发了条短信,左等右等没有回音。

 

餐盘就快见底,他把青菜嚼得嘎吱作响,然后刨光了最后一口饭。

 

“来来来。”

屏幕亮起。       






 
评论(28)
热度(98)
© riffc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