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取关了

【苏凯文x李晓波】Truth or Dare 07

啊,比手写实习报告还心塞。


——————————


李晓波的手覆上来的那一刻,苏凯文像被人狠狠揍了一拳。他头晕目眩呼吸困难,只敢悄悄吞咽顿时疯狂分泌的唾液。

 

那只手正不轻不重地按压着他的胃。

 

“好点了没?”

 

“……嗯。”

 

套衫成了温度最好的传导体,他的思觉全都聚集在李晓波热乎乎的指尖上,那小小的一点仿佛是张巨大的网,柔软而坚韧地将他包裹其中。

 

他盯着李晓波的手,再次确认他的指甲真的很漂亮。

 

 

 

腿上多出的重量让人难以忽视,重到像是刻意贴近,李晓波努力控制手上的力度,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像在公报私仇。

 

其实苏凯文不讨厌的,排除某些奇奇怪怪的恶趣味,这个人对自己几乎要好过亲爹了,都大学了老师还追着学生好好上课多多睡觉认真做家教实属奇闻,李晓波迟钝是迟钝,好坏总能分得清,他不明白苏凯文出于什么原因对他出手相助,或许只是单纯享受折腾他的乐趣,或许只是闲的蛋疼。

 

坦白讲他并没有把苏凯文当作老师,更多则像是叔叔,好吧,哥哥,反正是某个愿意和自己交谈却从不以过来人姿态对自己指手画脚的年长者,何况更多时候那个人较他还要幼稚许多,不仅唠叨,发型也有装嫩的嫌疑,还对真心话大冒险这种过时游戏抱有无法理解的可怕执念。

——可他不觉得反感,一点都不。

 

 

胃好像不那么难受了。

除了胃,苏凯文分明地感觉一阵热流涌向了某个难以启齿的部位,同他的心脏一起鼓噪充盈无序颤动,强烈的渴望爬上他的下腹,蹿至他的胃,他的世界变窄了,只剩简单的点与线。

 

稍稍变动姿势,他巧妙地掩饰了腿间不自然的突起,甚至还闭上了眼睛。

 

他贪恋这短短的温存,仿佛是初恋,仿佛他长久以来都在等这种感觉重温。

 

 

有人敲门。

“苏老师在吗?”

是个女孩子。

 

李晓波猛地把苏凯文推开。

 

苏凯文坐起身来。抚平毛衣的皱褶,面向李晓波,他把食指举到嘴边,“嘘。”

 

嘘屁嘘,李晓波一脸痛心疾首。“你的师德呢。”他凑到苏凯文耳边说。

 

“现在是法定午休时间,”苏凯文清了清嗓子,“你什么时候把我当老师了?”

 

李晓波没理他,推搡着苏凯文的侧腰,他打了个呵欠,“也对,起开起开该我睡了。”

 

“嗯,睡吧。”

苏凯文走到窗边,回头看了看沙发上睡得毫无防备的人,他叹了口气。

炮儿你睡我沙发这么多次了想过怎么报答我吗。

 

他能感觉自己的理智在渐渐蒸发,像是精心堆砌的骨牌,既然第一张已经倒下,那么全部崩塌也只是时间问题。

 

 

 

然而苏凯文想得太简单了,李晓波并非对他刚才的生理反应无知无觉,甚至还差点讽刺出声“万人迷苏老师这点刺激都受不住?”,一想到苏凯文这样或许是因为自己,他心里既得意又心虚。但这两种情绪来得没有一点由头,李晓波也就懒得去刨根问底。

 

办公室那头苏凯文的呼吸沉缓规律,呼气,吸气,呼气,吸气,李晓波将呼吸和他调到同一频率,很快就睡着了。

 

那个午后发生过的事就如被踩碎的落叶,深陷在泥泞里,最终与大地融为一体,消散得无声无息。

 

 

 

 

学校举办了一次英语写作比赛,据说成绩会与保研资格挂钩。比赛当天,半个教学区都被封锁了,足见校方的重视程度。

 

李晓波当然没有参加,他最近被苏凯文追着做六级试卷已经要做吐了。

 

“今天的听力练了吗?单词呢?过来跟我说两句,虽然不考口语,表达能力还是很重要的,别走啊,好吧你睡吧,等你起来我们再说。”

 

简直就是阴魂不散啊,搞得他晚上做实验的时候满脑子都是苏凯文那张喋喋不休的脸,差点就把手指塞插孔里了。

 

实验课结束之后,他被等在教室门外的辅导员喊住了。

“李晓波,这才安分多久,你怎么又惹事了?”

 

惹事?

 

“写作比赛,是你给学姐透的题吗?”

 

写作比赛?好像是听苏凯文提过。

 

“是你到苏凯文办公室偷看的考题吧?年纪轻轻怎么可以做这种事情呢?别说保你,说不定这次苏凯文也自身难保了。”

 

“什么意思?”

李晓波半眯起眼睛,不明白辅导员究竟在说些什么,苏凯文也自身难保?他怎么了?

 

“你自己到纪检监察办公室解释吧。”辅导员拽着李晓波的袖子,不大放心地看了他一眼,“苏凯文已经在那里了。”

 

实验楼楼道的灯坏了,一股来势汹汹的恐惧紧紧攥住了他的心脏,走快一点,再快一点,他不断提醒自己,可双腿无端发软,他只能一步一步跟在辅导员身后,空荡荡的足音敲在沉沉黑夜里。

 

 

 


 
评论(19)
热度(92)
© riffc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