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取关了

【苏凯文x李晓波】Truth or Dare 08

炮儿真爷们儿。


慢慢来。


——————————

纪检办公室门是打开的,里面坐着不少人,除了苏凯文,李晓波谁也不认识。



这让他想起两人第一见面的场景,那时没有别人,只有他们两个,还是刚开学不久的夏天,办公室里冷气充足,他大喇喇地坐在那张不宽的沙发上,说着嚣张的话,心里其实也没底。

不得不说这是一场物超所值的相遇,不仅没挨处分,他还找了个赶着对他好的 “新爹”……


想到这儿李晓波不禁莞尔,明明只有两个人,那间办公室却总显得那么充实,就像超市里取之不尽的黄桃罐头,永远有货,永远新鲜可口,永远都摆得整整齐齐。


就好像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把苏凯文的好当作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从不担心什么时候会停止枯竭。





杵在办公室门口,李晓波迟疑着现在担心是不是太晚,苏凯文却突然转过头看了他一眼,视线匆匆掠过,又急又快像是幻觉。他从没见过苏凯文露出那样的表情,眉间皱褶仿若刀刻,紧咬的颌骨肌肉在他紧绷绷的皮下跳动。

他被那一眼钉在原地,像只无力挣扎的蝴蝶标本,浑身僵直动弹不得。


连苏凯文都变得陌生了。


好吧,这里我谁也不认识。

李晓波深吸一口气,迈开步子走了进去。





苏凯文身边有个哭哭啼啼的女孩子。


“你确定是他?是这个人? ”

苏凯文的声音并不温柔,甚至有些粗暴,把手里的卫生纸递给女生,他掐着眉心试图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严厉, “你确定?”


“Kevin你冷静一点, ”一个年轻的男老师劝道, “是不是他?” 拍了拍女生的肩,他指着李晓波,却没有看向他。


“是 …是他。”

女孩子点头。


“是我什么? ”

李晓波目瞪口呆,指认来的莫名其妙,他根本就没见过这个女生啊。


“不用狡辩了,前天晚上是不是你到苏老师办公室偷看比赛题目的?我们已经调取过道的监控视频了,鬼鬼祟祟的,你说你是去干什么? ”男老师咄咄逼人地追问: “Kevin你也真是的,知道他有前科还把钥匙给他,学校明文规定不可以让学生随意出入办公区,你怎么明知故犯呢? ”


所有人都望着李晓波,只有苏凯文埋头盯着鞋尖,不知道在想什么。


女生一直在哭,两眼又红又肿,双手纠作一团,看上去十分凄惨。


后背的衣服早已被冷汗浸透,李晓波松开紧握到麻木的拳头。

“钥匙是我偷偷配的,我是课代表,苏老师借过我一次。 ”


“你在胡 ……” 苏凯文惊恐地抬起头,说的太急像是咬到了舌头。


“那天晚上也是我, ”他打断苏凯文,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不那么颤抖, “我喜欢学姐很久了,以为这样她就会接受我。 ”


晚风吹过,窗外树木沙沙作响树影斑驳,对于风而言,这是个和以前毫无二致的夜晚,它或许在别的什么地方停留过,比如去做家教的途中,比如苏凯文的办公室,它沾染过相同的汗水,吹散过相同的体温,可是现在,李晓波自嘲地笑了笑,终究不能给自己作证。





去苏凯文办公室那个人的确是他,不是为了看什么作文题目,那晚舍友和战友通宵, “一神带九腿”“ 小鱼隐刀辅助带眼 ”大喊大叫吵个不停,他想不如去办公室将就一晚,去了才发现更睡不着了。


打开暖气盖好被子,他把手枕在脑后,腿跷在扶手上晃悠。


反正苏凯文不在。


他把被子拉过下巴,竟有些失落。小小的房间空旷得让人窒息,所有东西,书架上苏凯文高大上的毕业证,苏凯文花哨的水杯,苏凯文宝贝得紧的钢笔……所有东西都好端端的摆在那里。


可是苏凯文不在。


或许是因为没有键盘声写字声了?好吧,他承认没有苏凯文在边上他就心里发慌。



他睡得迷迷糊糊,被子里苏凯文的味道若有若无挥之不去,海外生活的经历让苏凯文养成了用香水的习惯,多次被李晓波嘲笑骚包仍是执迷不悟。


但此时萦绕在他鼻腔的并非香水味,而是苏凯文本身的味道。

——很温暖,就像苏凯文厚实的套头毛衣——就像被苏凯文紧紧抱在怀里一样。


李晓波被自己无意识捂紧被子的举动吓得大汗淋漓,触电般的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几乎是连滚带爬地来到窗台边,他打开窗户,任由冷冽空气灌进衣领,滚烫的胸口瞬间变得冰凉。


把棉被塞回柜子,他失魂落魄地离开办公室,不知道该去哪儿。


回宿舍吧,不要再忍了。

身影被昏黄光线拉扯变形,相邻的路灯让影子交汇又分开,一路上他想了很多无所谓的事情,粘腻感在冷风中挥发殆尽。


然而冷风不能作证。




“时候不早了,”苏凯文的声音出奇平静,“具体怎么处理隔几天会全校通告,你们先好好上课吧。”


“李晓波,你看着我。”他的眼睛这样说道。


李晓波没有回头。


走出这个办公室,只要走出这个办公室,他想,货架上“售罄”二字仿佛就在眼前,师生关系也好,不正常的依赖感也好,一切都到此为止了。







 
评论(26)
热度(106)
© riffc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