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取关了

【苏凯文x李晓波】Truth or Dare 09

不会写虐orz


——————————

 

李晓波失联了。 


午觉不睡,精读课不上,电话短信通通不回。 

 

炮儿怎么这么傻,干嘛把所有过错都揽到自己身上?去宿舍找他的话,会被锁在门外吧,而且现在也不是表现良好师生关系的时候。

怎么办呢?


苏凯文一筹莫展,在连续点了三晚豆汤饭也没见着朝思暮想的外卖小哥之后,他决定去马胖子家捉人了。

 

摸清上课时间,苏凯文早早就到单元楼下蹲守,他疑惑不解,担忧也愈发强烈,以他这大半学期对李晓波的了解,一些是真心话,一些是对方无意提及,他确信李晓波不是这种人——简单固执不谙世事,自以为成熟实则冲动不计后果,这才是他所认识的李晓波。别说偷看,就算主动把试题告诉他他也不会听。

 

朝手心哈了口热气,苏凯文把下巴戳进衣领。

那个什么“喜欢很久”的学姐……绝对是瞎编的,这种事炮儿怎么可能不告诉他?

 


下了快一整天的雪总算有了停下的意思,视线所及皆是一片雪白,一边懊悔为了风度放弃秋裤,一边对着小区大门望眼欲穿,天知道此刻苏凯文有多希望看到那个蹬着破车摇摇晃晃的身影。


怎么不找自己借车了呢,亏他连车轮防滑套都装上了。苏凯文掸开车座上的积雪,仔细端详起了自己的宝贝车子。这还是他在国外读书时用过的,浮夸的明黄色,在雪地里看上去特别酷炫。


唉,他垂头丧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为炮儿洗脱嫌疑,融雪之前来得及吗?


据他所知,作弊女生梁舒是Mr.刘班上的,也就是那晚指责他把钥匙给李晓波的人,苏凯文对他一直没什么好感,不仅仅因为他有事没事就拿他们班成绩到处比较,还因为他自以为是的性格,不就参与出题了吗,至于那么得意?



等等,他也参与了出题!?

苏凯文猛地一拍后脑勺。

 

李晓波面无表情从他身旁走过。


“炮儿,”他叫住他,“我知道不是你。”

 

李晓波越走越远,雪光将阳光冷冷反射在他的身上。

 

“炮儿,我知道那晚你去办公室干什么了。”

苏凯文冲上去拉住李晓波的上臂,羽绒服被抓出深深的凹痕。

 

李晓波不悦地皱眉,停下脚步,脊背僵直仍是不肯回头。


“那天晚上你是去睡觉了吧,被子是动过。”

苏凯文没有松手,甚至还加重了力度,“你不该冲动的,男子气概也不是这么个气概法,有事情我们可以商量着解决,为什么要这么倔呢?”


“放开我,我要迟到了。”李晓波试着掰开苏凯文扣在他臂膀上的手指,触碰的刹那发现对方皮肤冰冷得吓人。

 

“我会想办法的,还没使唤够呢,怎么可能让你被开除?”

苏凯文的手纹丝不动,“你相信我。”

 

李晓波还在奋力挣脱。

 

“不会迟到的,我给马胖子说了今天你七点半去,你如果想在大庭广众跟我拉拉扯扯我当然没意见,”感觉李晓波的肩膀渐渐放松,苏凯文缓和语气接着说道,“你不是那种人,我对你有信心,所以也对我有点信心好吗?”


“好。”


小朵小朵的雪花坠在李晓波头上衣服上,其中一朵甚至还开在了他的眼睫上,尽管很快就消失不见,但还是被苏凯文注意到了。

 

他突然感到一阵心惊肉跳——这不是那个他所熟悉的李晓波,那个明里对困难不屑一顾却在背地里咬牙坚持的大男孩——低垂着眼,李晓波的睫毛簇簇地动着,那滴小小的水珠也随之颤动,看上去像是要哭了似的。

 

“炮儿你看着我,”苏凯文掰正李晓波的身子,让他面对着他,“爱我信我。”

 

炮儿怎么能哭呢,苏凯文绝对不容许这种事情发生,一把把李晓波扯进怀里,他在他耳边柔声安慰道,“炮儿不哭,爸爸loveu。”


是的,老师形象算个球,他想,他宁愿让自己又蠢又傻,也绝对不能让李晓波因为这种恶意的冤枉委屈到哭鼻子。


头被摁在苏凯文的肩头,李晓波仿佛回到了那个独自躺在沙发上辗转反侧的夜晚,不是臆想,是货真价实的拥抱,他鼻腔里满满都是那股让人燥热又安心的味道。


“嗯,”他点头,用不易察觉的微小幅度。


他没有再同先前一般逃开。将手臂环在苏凯文的腰上,他把鼻尖凑到了对方的颈侧,似乎是无意识地蹭了蹭。

 

“爱你信你。”微微眯起眼睛,他小声地说。

 


“牛牛,你们师生俩干啥呢?”

头顶上方传来马胖子的呼喊。

 

马胖子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

松开怀里的人,苏凯文恨恨地想道,抬头却被李晓波的笑容晃花了眼——像融雪后水光盈盈的路面,有影子在那双明亮杏眼中跃动着。

 

那是他的影子。

 


 

 


 
评论(34)
热度(137)
© riffc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