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取关了

【苏凯文x李晓波】Truth or Dare 10

啊卡卡卡卡卡死了,谢谢你们。


——————————


“这次还要多谢你啊刘老师,”苏凯文又一次把面前的酒杯斟满,“当初就应该听你的劝不去管李晓波的闲事,这次真是太狼狈了。”

 

 

“Kevin你再这样我会不好意思的,”显然,此刻懊丧又窘迫的苏凯文让刘瑞洋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脸上满是得意神色,他端起杯子在鼻端嗅了嗅,“这是什么酒啊Kevin,怎么喝了这么多都不晕呢?”

 

“Soft drink,放心刘老师,不会醉人的。” 

苏凯文悄悄翻了个白眼。

不晕?一会儿你就知道了,这可是马胖子的私藏泡酒,套不出话我就亏大了。

 

摸准了刘瑞洋自大虚荣的脾性,整整一顿饭他都在费尽心思夸奖他,年少有为啊,学识渊博啊,对班级管理有方啊,恨不能翻开字典一个一个念给他听,就不信这碗迷魂汤灌不晕他。

 

终于,在酒精的作用下,刘瑞洋忍不住自吹自擂起来。

 

“管学生很简单的Kevin,你就是对他们太好了。上次那个女生,梁舒你记得吧,拿期末成绩一吓她就乖乖听话了。”

 

“期末成绩?她可以重修啊。”

 

“她已经大四了,没机会重修啦,她不就指望着用这次比赛成绩保研嘛。”

 

 “那李晓波这个殷勤献得很及时嘛。”

冷静。苏凯文告诉自己。调整呼吸戴上假笑,他不动声色地摸了摸兜里的录音笔,买来给炮儿练口语的神器没想到还有这种用途。

 

“李晓波?他和梁舒根本就不认识。”刘瑞洋咂了一口酒接着说道,“听到他那么干脆就承认我都吓了一跳,不过还多亏了他,之前根本没想到学校会这么重视这个比赛,要不就不会那么便宜了。”

 

大冷天的,苏凯文的拳头已经紧攥到出汗,在他看来刘瑞洋那张脸已不是可憎能够形容的了,他从来没有这么愤怒过,不仅仅是因为这个人做了对不起李晓波的事情,如今大学里已经有太多夸夸其谈的老师,不务正业就算了,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他愤怒到无以复加,头一次希望自己可以像李晓波那样不管不顾横冲直撞,青春期以来他就养成了这种克制牧己的习惯,不论对谁总能笑脸相迎,这样有好有坏,好的是他可以将人际关系维持在恰到好处的程度,旁人提及他总是“好人”“温柔”赞不绝口,坏的是他好像已经忘记该怎么生气发怒了。

 

刘瑞洋还在那头兀自说着什么,他已经不在意了,现在他只想狠狠一拳揍过去让那张丑恶的脸再也得意不起来。

 

哎。

可他不是李晓波。

还好他有李晓波。

 

“刘老师,我有点事,咱们下次聊啊。账已经结好了,这酒后劲儿很大,你自己买点解酒药吧。”他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随后又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尚不明所以的罪魁祸首,“希望你好自为之。”

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事情处理得还算圆满,李晓波上交了钥匙,挨了一次口头警告。

“有喜欢的人是好事,但以后不要用顶罪这种方式追求学姐了,还有,什么成绩不能明天登记,苏老师也真是,安排那么多任务给课代表。”

 

当时苏凯文也在场,并通过挑眉表达出自己的不以为然,不知道是对前半句还是后半句。

 

女生被取消了考研资格,刘瑞洋直接被辞退,恶名不知被谁散播在众大高校的BBS上,看样子是没办法再继续当老师了。

 

 

“怎么,还敢把钥匙给我?”

李晓波语气迟疑,动作倒是毫不犹豫。“怎么有两把?”

 

“还有车钥匙。”见四下无人,苏凯文揽过李晓波的肩头,“老师我够牛吧,说了能解决的,这不就搞定了吗?”

 

任由苏凯文揽着,李晓波笑着回了一句,“牛牛,牛。”

 

断句相当微妙,苏凯文哭笑不得。

“尊师重道啊炮儿。”

 

雪已经停了,天空澄澈透亮,可依然比不上李晓波清亮亮的笑眼。像是不经意一般收紧手臂,苏凯文感到一股难以名状的欢欣在胸口膨胀开来,手指似乎有了自己意志,缓缓拂过李晓波热乎乎的肩头,感受交织其上的针脚。

 

“咦,这是什么?”

他突然指了指李晓波的脖子,并飞快地凑过去朝那上面吹了口气。李晓波条件反射地动了动,这让苏凯文的嘴唇贴在了他颈后那一小片肌肤上。

 

苏凯文的眼睛颤抖地合拢又睁开。

 

不到一秒钟,短暂得不可思议,短暂如果有任何人质问他指责他刚才究竟干了什么,他都可以用“因为不小心而造成的身体接触”这样的理由搪塞过去。

 

然而那的确只是因为不小心而造成的身体接触。

 

“怎么了?”

李晓波抬手挠了挠。

 

“没什么,你羽绒服跑毛了。”远处有人越走越近,苏凯文撤下手臂,不自在地摸摸鼻尖,“晚上去看电影吧?”

 

他定定地看着李晓波,眼神很深,里面闪烁着一些李晓波似懂非懂的情绪。

 

“我今晚有实验啊苏老师,”李晓波揉揉眼,伸了个懒腰,“六级模拟题不做了?”






 
评论(25)
热度(105)
© riffc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