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取关了

【苏凯文x李晓波】Truth or Dare 11

苏。


——————————


“炮儿,咱们好几天都没真心话了是吧?”

晚上,李晓波以非人的速度完成实验赶到苏凯文办公室做模拟卷,正磕着笔帽想作文呢,办公桌那头的苏凯文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

 

周末就是六级考试了,心急倒是说不上,考上500分的想法李晓波还是有的,这可是检验他和苏凯文革命友谊的关键时刻,如果结果还是像上次那样惨不忍睹的话,不知道苏凯文又会想什么法子鞭策他。

 

“大冒险。”

眉头都纠成川字了也没挤出个思路,他放下笔把指节捏得咔咔响,“砍谁你说。”

 

“别捏了,捏多了手指会变粗,”苏凯文若有所思,“大冒险?让我想想什么比较刺激啊。”

 

“男人在意这么多干嘛。”嘴上反驳着,李晓波还是乖乖把手分开,伸了个懒腰,他拿下巴对着苏凯文,“先说好,太变态的不做啊。”

 

因着脖子后仰的缘故,李晓波的声音听上去像极了meko打哈欠时发出的嗷呜声,苏凯文下意识想笑,但对方下巴喉结锁骨所连成的那条狭长到诡异的曲线让他硬生生把笑哽在了喉间。

 

李晓波的皮肤很白,是那种让女生嫉妒的光洁颜色,这一点苏凯文早就注意到了,但此时此刻,面对着这个早有认知的事实,苏凯文惊恐的发现自己心里竟生出了想上前去把那段美好弧度握在掌中的冲动。

 

“咳…”

他努力忽视嗓间的异物感。

 

李晓波已经恢复正常坐姿,衣领因为刚才的舒展而敞开。

 

“哎算了,今天不玩儿了,我给你捶捶肩吧。”

苏凯文站起身,不带停顿地走到李晓波身后,“看在你这段时间这么辛苦的份上。”

 

从上方俯视着李晓波支楞乱翘的黑发,翘起的鼻子,嘴角抿起的细幼纹路,他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音量悄悄叹息。

“是我在大冒险啊。”


 

暖气很足,李晓波昏昏欲睡,感觉到苏凯文的手正不疾不徐地在自己肩膀上揉捏着,他满足地闭上眼睛。

 

“睡着了?”苏凯文俯下身子问道,“这样容易感冒,要不今天就学到这里了?”

带着热气的关切回荡在他的耳朵里。

 

他知道此刻苏凯文的样子,弯着腰,脸就贴在他的耳旁,只用稍稍转过头,他就可以让两人的嘴唇碰到一起。

 

 

李晓波猛地睁开双眼,现实和他的想象丝毫不差。余光里,苏凯文正歪着头微笑着,眼里是柔和的光的碎片,仿佛引诱着他去实现方才荒诞的想法。

 

他被自己胸口眩晕纠缠的灼热给吓住了,就好像前一秒他还把苏凯文当作良师当作益友,而现在,这一秒,他却突然爱上了他。

——就像走出不见天日的洞穴密林,阳光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在视网膜上烙出一片暗红。

 

 

苏凯文的手撑着椅背,这几乎是个将李晓波整个裹在怀里的姿势。

他口干舌燥,又不得不摆出一副万事了然的成熟姿态,“嗯?要回去了吗?”他又问,在心中期待得到否定的回答。

 

“苏,苏老师,不用揉了,我想好作文思路了。”

 

这个回答也不错。

“好,你写吧。”

苏凯文稍微撤了撤身子,仍是站在李晓波背后没有离开。

 

“你要一直站着?”

半旧的套头毛衣让李晓波失去了过去那股横冲直撞的气势,缩着肩背,他不解地转过头,眼神疑惑而怯懦,这让他看上去就像个在人类世界迷失的精灵,“你在这儿我写不出来呀。”

 

“好,那我过去坐着了。”

苏凯文摊开手笑了笑,走到窗边,他对着冰冷刺骨的空气深呼吸,脸上是夜风才能看到的眷恋神色。

 


 

“炮儿,你已经写了两个小时了,考试一共才给130分钟的。”

在批改完所有作业并补了两集POI之后,苏凯文敲了敲两人共用的办公桌,“宿舍都关门了。”

 

“你好烦。”

李晓波头也不抬,“只剩结尾段了。”

 

“到时候写不完怎么办?”

 

“到时候你又不在。”

李晓波没好气地说道,“看剧就看剧,干嘛一直笑。”

 

“我笑了?”

苏凯文不信,“我看的是悬疑剧诶。再说了,我笑我的你写你的,难道你一直在偷看我?”

 

“……”

 

“宿舍真的关门了。”

 

“大不了我去学校外头找个宾馆将就一晚。”

李晓波捂住耳朵,“苏凯文你别说了我都忘了要写什么了!”

 

“去我公寓睡吧,外面不安全。”

刚说完苏凯文就后悔了,李晓波会误会么?哦还好他是捂住耳朵的。

 

“一会儿再说啊!”

烦躁地揉了揉头发,李晓波很是恼怒,“苏凯文你快别说话了!”

 

“哦。”苏凯文重新点开一集电视剧,屏幕上李四和宅总正牵着小熊在雨中溜达,像是想起什么,他憋着笑又问,“炮儿你怕狗吗?”

 

“……”

试卷被戳穿了。

 

 



POI: Person of interest 疑犯追踪,美剧,又名意中人之狗男男也有春天

 

 


 
评论(28)
热度(102)
© riffc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