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取关了

喋喋Phone,你值得拥有

呜呜呜呜呜我真是太丧病了。

喋喋Phone梗,一发完,感觉被我一写就没那么有趣了。


——————————


结束拍摄任务回到酒店后,陈伟霆看见房间门口放着一个包裹。

 

不会是炸弹吧?弯下腰,他困惑地撕下快递单对着过道灯仔细看了看,寄件人一栏潦草地写着“李易峰”三个大字。

 

峰峰给我的!?

搂着盒子,他小心翼翼用肩膀顶开房门,会是什么呢?他一刻也不想忍耐,踢掉鞋子就直冲卧室。

 

是一部手机,外加一张便条。和龙飞凤舞的签名不同,“以后用这个跟我联系”几个字写得歪歪扭扭,但不否认想写工整的心还是有的。

 

这是峰峰代言的新机型吗?

电话卡已经插好了,陈伟霆兴致勃勃地摁下开机键,手机便“呜呜呜”的震动着开了机。

 

桌面已经预设好了,不是代言图,而是一张李易峰角度醉人的自拍。

 

咦?

来不及多想,第一条消息已经来了。

 

“手机好看吗!”

 

明明是问句却没有问号,陈伟霆可以想象出信号另一端李易峰那副小得意的神情——抿着嘴角,一双圆眼睛亮晶晶地眨个不停——快夸我快夸我,不要明着夸,要夸出新意那种夸,快快快!

 

陈伟霆不由的细细打量起手中的手机。

 

超薄金属机身,圆角边框一体成型,美观大方灵动精致……

 

“好看,和你一样好看。”

 

突然发烫的后盖让陈伟霆对新手机的散热系统持保留态度,但他选择不把这一点告诉李易峰。

 

像人一样,偶尔脸红也不失为一个萌点,不是吗?

 

 

 

不过这部手机发烫的频率也确实太高了。

  

有那么几次,当他在刷微博的时候,因为急着翻页所以手指划快了点——2.5D弧度屏嘛,要的就是这种连贯流畅的手感——没一会儿手机就烫到几乎可以煮蛋,还发疯似的震个不停。

 

“别刷微博了!”

峰峰的短信弹了出来,不得不说自从用了这部手机,两人的默契程度也呈指数增长。

 

那天他正在网上订去峰峰片场探班的机票,还没点确认呢短信就来了,“最近风声有点紧,别过来。”

 

他只有关掉网页并充满怨念地回一句“视频行吗?”

 

视频里峰峰像是被关在一间黑屋子里,只能模模糊糊看到他那张白得过分的脸。

 

“背不下台词所以被导演关小黑屋了?”

 

“吃药。”

 

“最近很忙吗?”

 

“还好。”

 

……

 

脸色倒是不错,但没几句峰峰就会匆匆收线。

 

反正就是很奇怪。

 

 


啊,论奇怪的话,新手机和峰峰不相上下。

 

比如莫名其妙的自动关机,一到晚上11点半,手机就会准时黑屏,任由陈伟霆摁遍所有键也开不了机,就像在专程监督他早睡似的。入睡前他总是心里发毛,床头柜上,手机圆乎乎黑亮亮的镜头像双眼睛一样盯着他,好在白天拍戏很累,他往往没多久就睡着了。

 

比如任性的闹铃,每当他在片场和女演员拍对手戏,眼看脸越凑越近,手机就会催命一样又叫又震,并不是峰峰找他有事,就是普通的闹铃,一吻就闹,准时到可怕,不可能把手机放在酒店呀,万一是峰峰打过来的呢?他只有苦笑着拜托大伦把手机捂紧躲得远远的,等他拍完这一条再过来。

 

比如随意的自拍功能,每当他想拍几张帅到炸裂的照片发给峰峰的时候,成片总是丑得触目惊心——也不是说有多丑,但自恋之心人皆有之,陈伟霆当然不是例外,希望男朋友看到自己最潇洒的样子这种想法更是无可厚非——这都不算完,即使陈伟霆什么都不做,照片也会自动发给峰峰,并且迅速得到回复。

——“果然还是我更帅。”

 

然而这些都比不上手机充电时的反应来得诡异。


每当他把插头塞进插孔,甚至没有插进去,只是轻轻碰到边缘,手机就会“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疯狂震动抖如糠筛,两只手都握不过来。

 

“冷静冷静冷静!”

他也不知道自己干嘛和一只手机说话,“快充可是你的特色,30分钟75%,难道你忘了吗!”

 

可不管他怎么好言相劝手机依旧失控尖叫直到白屏。

 

“峰峰啊,”他为此还专门给李易峰打过电话,“你送我的手机有点奇怪沃。”

 

“难道你不满意吗?”

一个反问句噎得他再不敢问下去。

 

他试过上网搜索这是不是正常现象,毕竟好多手机在充电的时候都会出现屏幕失灵这种状况,但反复刷新都是网页无法显示,久而久之他也就懒得再查了。

 

 

 

这天晚上,陈伟霆正“温柔地”刷着微博(这是他在峰峰多次警告之后养成的新习惯),一条短信弹了出来。

“我明早来看你。”

 

?!

“你知道我在那儿?”

 

“我有眼线。”

 

“丁隐还有眼影呢。”还没把刚刚在微博上新看到的段子发过去,峰峰的回复就来了。

 

“别说你有眼影。”

 

“明天见。”陈伟霆满心欢喜地对着屏幕啵儿了两口。

 

这次不仅后盖烫了,峰峰的回复也变慢了,等老半天才回了个“嗯。”

 

 

 

第二天陈伟霆醒得很早,他做了个梦,梦里他要背着一个很沉很沉的包去见李易峰,怎么这么沉啊,他打开背包,可那里边却只有一部手机。

 

啊,陈伟霆打了个哈欠,就睡了一觉而已,怎么和梦里一样累呢?他下意识地转过头查看自己酸到麻木的右臂,却看见那个自己朝思暮想的人正枕在那上头。

 

峰峰?!

还一丝不挂?!

 

他猛地抽回手臂捂住嘴巴以免大叫出声,一时分不清这究竟是梦还是现实。

 

李易峰慢悠悠地睁开眼睛,“看什么看又不是没见过,”扭了扭有些僵硬的脖子,他迷迷糊糊地责怪道,“谁叫你不给我买壳的?”

 

 

 

 

 

 


 
评论(61)
热度(342)
© riffc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