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取关了

【苏凯文x李晓波】Truth or Dare 13

盼望着盼望着,炮儿就要开窍了,给他们点时间,会好起来的。


——————————


考完六级那个下午,苏凯文接到了李晓波的电话。

“晚上有约吗?我来你家方不方便?”

 

“没约,我在家等你。”

苏凯文很快就给出回复,好像下一秒对方就会反悔似的。

 

“好,我吃了饭就过来。”

 

“好。”

苏凯文率先挂断电话。

 

李晓波的声音听上去期期艾艾的,完全没有那种他独有的利落劲儿,这让他很不习惯——不,是很不舒服。炮儿应该是理直气壮的才对,为什么要用这种语气给自己说话呢。

 

用几片饼干打发了晚饭,苏凯文去浴室冲了个澡,还差点心血来潮把李晓波嫌弃已久的刘海撩上去。

 

苏凯文你是不是想太多,李晓波可是你的学生啊,不管他出于什么原因到家里来,你绝对不能把事情搞砸了。


颓然地放下发蜡,他对着镜子扯扯嘴角,感觉自己像个令人捧腹的小丑一般可怜又可笑。

 

打开电视意图分散黏在时钟指针上的视线,苏凯文焦躁地在客厅来回踱步,正着走,倒着走,侧着走,Meko兴奋地围着他打转,以为主人只是同以前一样吃太多才用这种方法消食。

 

 

突然响起的敲门声吓了苏凯文一跳。


一点都不温柔,分明是用脚踢出来的。不知怎的,苏凯文那颗悬着的心就这么轻轻扬扬落了地。

 

“开门呀,外面好冷。”

一手拎着个黑咕隆咚的大盒子,一手揣在兜里,李晓波老大不耐烦地扯开嗓子喊了一句。

 

“唔,进来吧。”

 

“给你买了狗粮,一会儿吃吃看。”

没跟人打招呼,李晓波蹲下来抱住Meko亲了一口。

 

苏凯文满脸黑线。

“我呢,给我带了什么?”

 

“我这不给你修暖气来了嘛。”

李晓波拍了拍那个大盒子,“那天我看了看,应该是阀门腐蚀了,换了就行。”

 

“哦。”

这完全打乱了苏凯文的计划——摆出一副老师架子询问他下午发挥如何——“喝水吗?” 他只能呆呆地询问。

 

“喝。”

李晓波埋头捣鼓着,拿着起子的手指纤长而有力,肤色白皙近乎透明,“去坐着吧,你杵那儿挡着光了。”

 

“哦。” 

 

没多久房间就温暖得不像话。

 

“我厉害吧,”李晓波站起身,颇不在意地抻了抻蹲麻的腿,“水呢?”

 

苏凯文如梦方醒,等他去厨房热好牛奶端过来,李晓波已经坐在他刚刚那个位置上看起了电视,Meko温顺地伏在他的膝头,尾巴摇个不停。

 

“哎,你儿子被我一把狗粮就收买了,”他朝苏凯文努努嘴,眼睛在不亮的客厅里乌溜溜地发着光。

 

“得意什么,你还不是我儿子。”

苏凯文试着像之前那样占些口头便宜,但很明显,他失败了。

 

“我可没把你当爹。”

李晓波接过牛奶抿了一口,“你生得出我这么优秀的儿子?”

 


那你把我当什么。

苏凯文没问。他端着杯子坐在李晓波旁边,两人一狗有些挤,Meko发出不高兴的呜呜声。

 

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客厅陷入一阵怪异的静谧之中。

 


李晓波看上去像是被电视上放映的枪战片吸引了,屏幕上跳跃的光线洒在他的脸上。

 

而苏凯文则盯着自己的鞋尖沉默。

那你把我当什么。

他破天荒地希望自己刚才没有咽下这个问句。

 

老师?哥哥?还是滥好人?

他不知道。

 

一方面他渴求着答案,这三个选项中的任何一个都可以让他断了对李晓波称得上罪恶的念头,早知今日,那两年前他就不会选择回国,更不会选择老师这个职业。

 

糟透了,他想,此刻他恨不得给自己几巴掌,然后把这个对自己学生抱有可怕企图的禽兽从幻想中揪出来痛打一顿。

 

而另一方面,他没有把握自己能够说断就断。李晓波对他而言如同LSD——拜托,他可是在国外读的大学,更何况他并没有那么好,好到没有一点瑕疵全是优点——既甜蜜又痛苦,他忍不住想用颤巍巍的双手搂住他,却只能暗自把掌中隐隐渗出的汗水抹在裤腿上。

 

太热了,不该让炮儿修好暖气的。

 

 

李晓波并没有看电视,或者说他只是在看电视,心思却全然不在剧情上。


我把你当作什么呢?

他在心里掂量着答案,那天清晨冷冷的床单让他恐惧不已,甚至比意识到他对苏凯文怀有爱意这件事还让他害怕。他听见自己的心跳,太快太急以至于让他生出一种胸腔就要被震碎的错觉。

屏幕右上角显示着时间,已经晚上11点了。

 

如果他叫我回去。

悄悄看了一眼身旁难得安静的话唠,李晓波忐忑不安地咬着嘴唇上的死皮。

可是我不想回去。

 

“室友今天要通宵。”

他撒了谎。

 

“嗯,我烧了两个人的水。”

苏凯文轻轻叹了口气,声音听不出是什么情绪。

 

床上有三床被子。

各怀鬼胎,相安无事。

 




 
评论(24)
热度(131)
© riffc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