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取关了

【苏凯文x李晓波】Truth or Dare 14

欧!14章了!


——————————


“李晓波,”

苏凯文在身后叫住了他,“我有事情要告诉你。”

 

他转过身,苏凯文一脸凝重的看着他。

 

“我要走了,我们以后也不要再见面了。”

 

“苏凯文你是什么意思?”李晓波在黑暗中伸出手,想拉住那个越走越远的身影,“苏凯文你等等我,”他呜咽出声,“求求你不要走。”

 

“苏凯文……”

李晓波猛地睁开双眼,他出了一身汗,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紧张。这里是苏凯文家,他拧着脖子四下看了看,卧室,嗯,他很快便意识到刚才那场让人绝望的对话不过是个梦。尽管他被这个梦搞得气息不匀心情烦躁。

 

我干嘛要哭。

他抓过一旁空置的枕头抱在怀里。

 

“炮儿你刚刚叫我干什么?”

苏凯文半个身子探进卧室询问道。他穿着一件皱巴巴花T恤,外头套一件红黑相间的针织衫,睡眼惺忪的,应该刚起不久。

 

“哦我刚刚梦到你了。”

 

“噩梦吗?”苏凯文抬起一边眉毛,“脸色怎么这么差?”

 

“嗯,”李晓波揉揉脖子,后脑勺一戳头发翘的老高,“早饭做好了吗?”

 

“……”

本来想提醒他头发乱了,但苏凯文最终还是坏笑着装作没看见,“就等着你起来做呢,不打算告诉我梦到什么了吗?”

 

“不打算。”

李晓波回答得斩钉截铁,磨蹭了一会儿,他懒洋洋地起了床。

 

早饭已经摆在桌上了,是汤圆,挤挤挨挨一大碗,每一个都胖得像要爆炸似的。

 

“我不大会做这些,可能煮太久了。”苏凯文坐在他对面,一副我尽力了的表情,“周末都和朋友在外面吃的。”

 

花生馅儿的。

李晓波决定原谅他把汤圆煮到黏牙的巨大失误。

 

“哎,我说,你昨天发挥得怎么样啊?”

总算是找回了点老师样子,苏凯文一边把在餐桌下蹿来蹿去的Meko赶开一边问道,“不会又是300多分吧?”

 

“300分也是你教出来的。”

李晓波面不改色地放下碗筷,“我吃饱了。”

 

“元旦你有空吗?”

苏凯文倒是对他白吃白喝白睡的态度不大在意,把两只碗重在一起端到厨房,洗着洗着碗他突然来了一句,“我听朋友说城南那边有家餐馆会在那天开业,要和我去试试吗?”

 

哗哗的水流声让李晓波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你说什么?”他问,不明白自己为什么问得那么小心翼翼。

 

“我说你元旦有兴趣和爸爸出去吃饭增进父子感情吗?”

 

“好。”

李晓波想也不想就答应了。

 

 

复习时光总是短暂,期末考越来越近了,元旦也如期而至,当室友们都在抱怨各科老师毫无人性连范围都不肯勾的时候,李晓波已经刷完一次题了。

 

餐馆离学校挺近的,李晓波本想和苏凯文一起走着去,结果到办公室之后对方甩他一个时间地址就急匆匆地撤了。“爸爸忙着赚钱呐。”他想起前苏凯文那张异常灿烂的笑脸——五官挤成一团,眼睛闪着精光——心里一时有点气不过。

 

难道赚钱比儿子还重要吗?

 

他从来没见过苏凯文那么开心过。虽然大多数时候苏凯文都是笑着的,但那些笑仅仅流于表面——礼貌克制,应付了事,好吧也许这样说有点夸张,但以他对苏凯文的了解,苏凯文临走前对他展露的欢欣喜悦的的确确是发自内心的——笑意先是在他清澈的眼睛里隐含,慢慢将他眼周的皮肤抓紧,而后出现在他的右边脸颊上,那个圆圆浅浅的酒窝就是证据,最后凝结成一个真心实意的微笑,绽放在他的嘴角。

 

这一切发生得又快又短暂,但迟钝如李晓波还是意识到有什么发生了变化。不,不是指他对苏凯文的感情,变化的是苏凯文看向他的眼神——热烈坦荡,干脆磊落,直直照进他的心底。

 

李晓波的手抚上自己的脸颊。手很冰,脸颊很烫,他哆嗦了一下。

啧啧啧李晓波你笑屁啊。

 

 

李晓波是掐着点去的餐馆,过节加上新开业,餐馆里闹闹嚷嚷座无虚席,但李晓波还是一眼就找到了苏凯文。

 

他迈开步子走向他。

 

“菜我已经点好了。”

苏凯文招呼李晓波坐下,“我有事情要告诉你。”

 

这让李晓波想起那个梦,心情一下跌入谷底。

“嗯,我也有事情告诉你。”

 

“你说我说?”

苏凯文看上去心情很好,察觉出李晓波的低气压,他用脚踢了踢对方屁股下面的椅子,“要不这样,我这里有一好一坏两件事情,我说一件,你说一件,我再说一件,怎么样?”

 

“你好啰嗦。”

 

“先听好事还是坏事?”

苏凯文的脚没有挪开,仍是不依不饶搁在李晓波椅子旁边,“我腿长嘛,理解一下。”

 

“……坏事。”

最多不过你要走,李晓波回想着梦的细节,手指抠进掌心。

 

服务员走过来给他们斟酒,眼珠子滴溜溜地在两人之间打转。

 

“我来就好,我来就好。”

知道李晓波不喜欢被人盯着,苏凯文让小姑娘退到一边, “能喝酒吧?”他问,不等李晓波回答就给他倒了小半杯。

“一会儿喝点酒压压惊。”

 

“快说。”

李晓波面色铁青,他开始后悔自己过早脱下外套,明明身处人群之中还是止不住发冷。

 

“我辞职了。”


“你说什么?” 

李晓波感觉全身发软,骨头变成棉花,暖气化作冷风,他只有咬紧嘴唇才能咽下自己在梦里脱口而出的挽留。

 

“嗯,我说我辞职了,该你了。”

苏凯文用鞋尖蹭了蹭李晓波的脚踝,“怎么觉得你要哭了?舍不得我?”

 

“我……”

晓波,妈妈走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李晓波艰难地组织着语言,苏凯文的脸霎时变得模糊,像是隔着一层磨砂玻璃,又像是隔得那样远,最终渐渐和十二年前那个同样选择离开他的女人重叠。

 

“我……”


 

苏凯文的手机尖叫起来。





 
评论(46)
热度(112)
© riffc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