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取关了

【苏凯文x李晓波】Truth or Dare 15



我死了。


——————————


接电话的时候,苏凯文那口牙就一直没收起来过。

 

“You know buddy, he' s my soft spot,”抿了口红酒,他朝李晓波挑眉示意他别发呆先吃着,“Of course,  you' ll meet him soon once I succeed.”

 

可此时此刻的李晓波根本没心思吃饭。夹起一块牛肉塞嘴里嚼啊嚼,他悄悄竖起耳朵想听清苏凯文在叽里呱啦讲些什么。

 

满口鸟语的苏凯文看上去比平时随意很多,袖口挽到手肘,露出半截小臂——精瘦而线条分明——大串大串的陌生词句从他两片嘴唇间倾泻而出,又快又轻的,李晓波丧气地发现自己竟然完全跟不上他的语速。

 

“抱歉啊炮儿,这个电话对我很重要,”放下手机,像个满脑子坏念头的邻家哥哥,苏凯文对着李晓波眨了眨右眼,“亲友给我打气呢。”

 

“打气?”

好不容易把牛肉咽下,李晓波气鼓鼓地反问道。

 

“他说Man up, dude. 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嘛?“

 

“什么意思?”

 

“是男人就上。”弯着眼,苏凯文笑得奸诈又纯良,“不过你已经够man了,所以这次,莽撞冲动不计后果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做吧。”

 

“嗯?”

李晓波脸上写满疑惑。

 

“我要说的第二件事,哎,你那件先缓缓,”苏凯文深吸一口气,说,“我们终于不是师生关系啦。”

 

 

“要我说什么,恭喜吗?”

这就是你所谓的好事?难道你就这么想摆脱我吗?

 

李晓波的声音听上去漫不经心,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不安就像瀑布一样冲刷着他的五脏六腑——水流凶猛湍急,将他的肺部撕成碎片,他发不出一点声音。

要说什么?求求你不要走吗?

 

“怎么那么严肃?”

苏凯文举起了酒杯,“当然应该恭喜我啊。”

 

“为什么?”

李晓波回答得很慢,就像蜗牛爬行那样慢,每个字后面都有浅浅的水痕,仿佛在忍受着可怕的钝痛。

 

“因为这样我就可以泡你了。”

苏凯文眼睛亮亮的,亮过两人头顶花哨的吊灯,亮过桌上不知何时点上的蜜色蜡烛。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李晓波目瞪口呆,“喂,苏凯文,你究竟什么意思?”

 

“不给泡哦?亏你还叫炮儿呢。”

话一出口苏凯文就后悔了,看着李晓波拳头上鼓起的青筋,他突然有些担心自己是不是玩过头了。

“我是真心实意想泡你。”

 

“我是真心实意想打你。”

李晓波咬牙切齿地挥了挥拳头,“打得你妈都不认识。”

苏凯文一抬手就握住了那只挥舞的拳头,软绵绵的,一点都不可怕。

“放心,你婆婆一定不会不认我。”

 

把李晓波的手指一根根掰开,他在对方微微颤抖的手心上画着圈,“你刚刚想告诉我什么?”

 

“……”

李晓波突然觉得头晕目眩。心脏在胸腔咚咚咚地敲着,像是加上了载波瞬间飙至超高频,甚至连示波器都无法正常显示——黑色矩形条占据整个屏幕——他敢发誓他这辈子都没像现在这么紧张过。

——可他偏偏觉得这也是他这辈子最安心的时刻。

 

“我想说,”

服务员姑娘捂着嘴背过身去。

 

血液迅速涌上脸颊,这让他难堪地垂下头,他试着抽回手,结果被苏凯文死死拽住。

 

“想说什么?嗯?”

尾音上挑,带着些逗弄的意思。

 

“我喜欢你。”

李晓波索性把话说开了。艰难地直视苏凯文笑意盈盈的双眼,他以为会在里面找到一丝一毫的得意神色。

 

没有,一丁点也没有。

 

“又是大冒险?”

 

“不…”

李晓波摇摇头,周围那么吵,可苏凯文低低的笑声却准确无误地击中他的心窍,五指合拢扣上对方的手,他坚定地给出了答案。

“是真心话。”

 

 

 




 ”婆婆“是双关,苏老师中文十级。


心虚的TBC


 
评论(57)
热度(151)
© riffc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