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取关了

【苏凯文x李晓波】Truth or Dare 16

竟然还没完,可怕。


——————————


最后一节英语精读课李晓波到得很早,甚至还破天荒的坐在了第一排。他从来没有这么认真地听过课,也没有仔细观察过作为老师的苏凯文——倚在讲台边缘读范文也好,耐心地分析各种错题也好,笑嘻嘻地布置作业也好——一想到以后或许再也见不到这样的苏老师了,他心里难免有些遗憾。

 

“同学们,我宣布个事,”临近下课,苏凯文拍了拍手掌示意学生们看向他,巡视了教室一周,他突然向台下鞠了个躬,“感谢大家这么久以来对我工作的支持,我辞职了,下学期学校会安排别的老师来教你们,希望你们和新老师好好配合,取得更大的进步。”

 

“要回老家结婚吗?”

有胆子稍大的学生开他的玩笑。

 

“也对也不对,”苏凯文顿了顿,看了一眼李晓波,“不过我的确遇到了很重要的人要守护。”

 

李晓波完全没料到他会这么说。有些难为情地低下头,他觉得眼眶热热的。

 

出息呢李晓波,这有什么好感动的。他松开绞紧的手指逼迫自己昂起头,端端看进了苏凯文那双调笑的眼。


“当然你的提议我会考虑的。不过刚刚才追到手,进展太快大概会吓到他。” 苏凯文目光灼灼地盯着他,“你说是吧,李晓波同学。”

 

就知道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李晓波扶额,悄悄在心里竖起中指。

 

 

下课之后他按照老规矩去了苏凯文办公室。

 

“一张沙发就把你泡到了。”

他前脚刚一进去身后的苏凯文就关上了门,“要不要把它搬回家?”

 

“行啊只要你搬得动,”被苏凯文摁在沙发上不能动弹,李晓波说话都不利索了,“哎你走开,这样好热。”

 

“不走。”

苏凯文把声音压得很低,同李晓波额头相抵,“你知道吗,这件事情我想做很久了。”将手放在李晓波的后颈上,他放慢语速轻声说道,“虽然很不道德,可再不做就没机会了。”

 

“嗯?”

李晓波选择装傻,十分钟之前还说刚刚追到要慢慢来,怎么转眼就到这一步了?


心跳像裹着棉花的鼓槌一下一下敲击他的脉搏,他分不清它究竟属于苏凯文还是属于他自己。

“喂,苏凯文你…”

 

“叫我苏老师。”

苏凯文打断他,手指有些粗暴地按住他的下唇。

 

“苏…”

李晓波紧张地眨眨眼,一向白得过头的脸上也有了血色,“苏凯文外面还有人呢。”

 

走廊上回荡着脚步声,还不时有人在几米之外交谈。

 

“叫苏老师。”

 

“苏…苏老师,我…”

 

接下来的话他没有机会再说出口——苏凯文用吻堵住了他。

 

沙发很软,他只能拼命坐直身体免得自己像滩烂泥一样陷下去——尽管此刻他确实像被抽去了骨头浑身使不上一点劲儿——妈的,苏凯文咬住的明明是他的舌头,为什么刺激比过去看不良视频的时候还大?

 

闭着眼睛,李晓波的双手抵在苏凯文的胸口上,苏凯文正不轻不重扯住他的头发,一条膝盖卡进了他的腿间。


“苏凯文…”

他一面迷迷糊糊地回应着男人的嘴唇舌头甚至牙齿,一面努力留心房间外的走动声。

 

“不要怕。”

苏凯文模糊不清地安抚他,他喉结上下滚动着,发出让人面红耳赤的吞咽声,“听话。”

 

而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攥紧苏凯文的衣领,然后咽下自己几近破碎的呻吟。

 

 

上课铃打响的时候,苏凯文爆了句粗口。

 

依依不舍从李晓波身上起开,他用袖子蹭了蹭李晓波红到诡异的嘴唇。“别人问到就说昨晚吃了小龙虾。”

 

李晓波还在沙发上回不过神。

 

“这节课光学要勾重点,你不去?”

苏凯文捋了一把李晓波后脑勺被他揉乱的头发,“你不去的话我当然不介意。”

 

“哦…”

李晓波呆呆地回答,然后磕磕绊绊地走到了办公室门口。“我去了。”

 

“嗯。”

 

 

光学课老头子还真勾了复习范围,艰难地在书上做下记号,一堂课李晓波上得魂不守舍。他手上还残留着苏凯文毛衣的触感,柔软厚重,握在手里让人安心,看上去也很靠得住——事实上也靠得住。

 

这么好的人不做老师可惜了,李晓波有些难过。

 

外套兜里的手机震了震。

 

“以后还有更多知识教给你。”

署名你的苏老师。

 

这人什么时候改的联系人姓名?

李晓波盯着屏幕发笑,那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愧疚感也就不翼而飞了。

 

 


 
评论(40)
热度(122)
© riffc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