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取关了

神的礼物(上)

像一个猛子扎进暖乎乎的牛奶锅里。

瓶装牛奶:

 @riffcain  肉七七生日快乐❤


梗来源自《神的随波逐流》


=================






01


十三岁的夏天,李易峰被父母带到乡下的外婆家过暑假。


车子晃晃悠悠走了将近三个钟头。坐在前头的父母时不时会闲聊几句,无线电开了若有若无的背景乐。每当遇到信号不良,栖在树上的鸟类的啁啾声掩盖住卡顿。后排的小小少年把车窗敞得很开,手臂懒洋洋撑着脸颊,眼睛追随向一只拨开荷叶奋力跳出水面的褐斑蛤蟆。


有一段路程,夹道的野桃树彼此掩映,浓密碧绿的树荫倾下一片清凉凉的阴影。随意伸展的枝条遮挡住大半车前挡风玻璃。李易峰感觉手心被什么东西柔柔软软地刷过,几枚叶子争相从他指缝穿行。他心里忽然一乐,似乎找到了一点待在这儿的乐趣。


外婆早早就等候于此,搬了一把竹椅坐到门边剥豆荚。小车爬上一个坡,不远处,李易峰看到外婆在向他招手。


李易峰的外公走得早,家里劝过外婆好几次搬来一块住。老人家觉得一个人住也挺好,不愿意过来。于是每逢放假,爸妈就把李易峰一起接来陪她。


吃饭时,妈妈嘱托李易峰不要贪玩,要记得写暑假作业。外婆叫你做什么就做什么,做事勤快点啊,多给她帮忙。外婆听了,伸手摸摸他的后脑瓜。我这里没什么事让你做,尽管去外面玩。


大多数时候,李易峰喜欢待在家里。但除了陪外婆一起看电视吃西瓜,李易峰有时也会独自去外面探险。


这次是在外婆睡午觉时,他出门了。


他按照一条小径蜿蜿蜒蜒地走,两旁是浅浅的水塘。李易峰还是像害怕掉下去似的,伸直双臂努力踩一条直线。认真地把这个当作冒险。路的尽头是石板拼成的阶梯。沿阶种的是郁郁葱葱的翠竹。不那么高。不过往上望去也望不到什么东西。那么还是要上去。李易峰吸了一口气,走上似乎很久没有人来过的石阶。


那儿伫了一座小庙,因长年累月风吹雨打显得有些破败了。屋檐角在夏季的日头里没精打采地翻卷。那些掉漆的部分则像融化的冰淇淋。李易峰走近一点,依稀还能认清庙门两道楹联写着什么。


庙小神通大 ,天高日月长 。


他想起过去听老家的人说起过当地的土地庙。似乎是很多年就有的“古迹”,平时打雷闪电的从来没往那儿去过。从前的老人都说这个庙很灵。随着科学普及,年轻人早就不信这个了,近年再没人去过。李易峰看到桌上的烛台积了厚厚一层灰,香炉也像是久未使用的样子。他们说得没错,这是一个被人遗忘的神。


他想了想,从裤口袋里摸出一个买冰棍剩下的钢镚。踮脚放进功德箱。


李易峰耐心地等了一会儿,内心的设想当然什么也没发生。好在他已经过了动不动失望的年龄,心里不在意又往门口走去。


一个人自影影绰绰走出,由于逆光的缘故李易峰只能看到对方飘逸的长袍广袖。他是一个比李易峰高许多的青年。他一步步走向李易峰,后者要一直后仰着头,隔得很远的竹林全都映在眼里。


“是你找我吗?”


对方在他面前停了下来。左小指搔搔耳后根,好似不确定地这样问道。




02


老家有一个小时一趟的公交,有卖码得整整齐齐白糕的小卖部,有电视机和冰西瓜,还有一个来自乡下的土气的神。名叫陈伟霆。这些构成了李易峰的少年时期。


由于平时缺乏关注,李易峰每次去找陈伟霆他都会显得有些开心。从庙后面探出一个头的那种喜欢。每到李易峰快开学时,陈伟霆不是藏进石头缝隙里就是潜到池塘底下,一个人躲起来生闷气。


“神都像你这么幼稚的吗?”


他又一次费力挪开眼前的石堆,现出一个双手托腮陷入沉思的土地神。


对方别过脸,罕见的没有情绪激动大喊大叫。


“你不懂,就算是神也会寂寞啊。”


那之后又是半年没见。


今年是李易峰升上高中的第一年,也是他第一次独自乘车回外婆家。一路上手机震动不停,班上同学在商量要不要出去玩的事情。问到李易峰时,他笑着说抱歉,今年寒假还是在老家过。过了没多久,手机又收到一条短信。


——快到了没?


李易峰从公交车上跳下来,先来到家里放下行李和外婆打招呼。


“我回来了,外婆。等会可能要出去一趟。”


外婆点点头,弯腰继续擦桌子。


一个熟悉的身影背对他,打开冰箱柜门翻翻找找。他递给李易峰一罐汽水,闲适的姿态如同待在自己家。


“你怎么在这儿?”李易峰瞪向他。


“谁叫你不回我短信。我只好来你家找你了。”


陈伟霆听起来倒是委屈的那个。


他拉开可口可乐的拉环,咕噜喝了一大口。大摇大摆从外婆身边经过时对方没有任何的反应。


“设置隐身对其好友可见,对吧。”


陈伟霆冲他得意举起手机。屏幕里企鹅列表的好友分组下只有寥寥一人。


李易峰想起这还是自己去年给他买的,当时说是为了联系方便。原本还在赌气的陈伟霆接过手机以后,珍而重之捧到手上,按捺激动问道,这是给我的吗。


一想到唯一的联系人还经常不回消息,不禁有些愧疚。


但他现在正处于一段人生关键的纠结期。因为是生平第一次,所以有些不知道怎么应对。此时不但不适合和陈伟霆见面,更不适合和他聊天。


“怎么了,找我有什么事吗?”


李易峰故作轻松道。


“有一件事,”陈伟霆竖起一根食指,笑得有点神秘。“准确地说是一件麻烦事。我们先去吃东西,我在路上慢慢告诉你。”


什么嘛,还把我当小孩子。他有点不满想要抱怨。话没出口,被陈伟霆拉着跑了起来。后者灰色道袍下露出一双球鞋,跑步时呼出的白汽飞快地往后。他们一直跑,直到肺部充满冷冽的空气,在商店门口停了下来。


“我要这个那个还有那个。”


陈伟霆指向柜台。


“下次自己出钱!”


“唉,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功德钱都要存下来每年交业绩的。”


“我明明记得有次想给你我存的压岁钱,是你自己不收。”


“那个不行。”


陈伟霆拈了一块糕,塞在李易峰的嘴里。手指习惯性放的位置抻到了下巴,被李易峰一口接住。


“是不是长高了?”


他有点惊奇,左看右看。


“嗯,快一米八了。现在只比你矮几厘米。不过你不会再长了,我还有很大的空间。”


李易峰说完,看到陈伟霆闭上眼正念念有词,脸色一变。


“你要干什么,不准咒我长不高。”


陈伟霆若无其事停下。反正他已经算出来这一世李易峰撑死也就181,刚好要比他矮一点。


“现在在学校和同学的关系好吗?”


“那个啊,还行吧。我现在属于比较受欢迎的类型。”


刚开学时李易峰有些适应不了环境,和同桌的男生发生了摩擦。他躺在床上反复纠结了很久,直到后半夜睡熟也不记得自己有没有发出信息。


第二天醒来,收到了陈伟霆发过来的彩信。


对方头发扎成一束,双腿盘膝坐在蒲团上,手掌上翻。类似朋友圈疯传的那种佛像造型。


配文是“罩着你”。


——土。


李易峰迅速回复道,握着手机却无法抑制想要微笑的冲动。


也就是那时,他意识自己对陈伟霆怀有一些别的心思。他拥有一个只有自己能看见的神灵。这点很多同龄人都没有体验过。陈伟霆不能离开自己的神庙,李易峰就每年回来看他。陈伟霆喜欢有人陪着他,李易峰就把他从各种稀奇古怪的地方找出来。


可他不知道要是陈伟霆知道他有这些想法,会冒出什么反应。他只好,将自己再藏得深一点。


李易峰出了一会神。这才发现陈伟霆一直看着他。


“看来是真的挺受欢迎,刚刚在想你们班的朋友吗?”


“你别管了,我过得挺好的。”李易峰急急忙忙堵住这个话题。“到底找我什么事?”


陈伟霆先是哼了一声,又觉得不够。


“你也别管了,我自己可以解决。”





 
评论
热度(177)
© riffc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