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取关了

神的礼物 (下)

也像全世界的糖都被我们握在汗兮兮的手掌中。

瓶装牛奶:

 @riffcain 521快乐!手汗症无法治愈的我依旧是爱你的QAQ


忘记放上梗的来源!冷鸟《神的随波逐流》


写不出此歌的万分之一萌!






03


之后陈伟霆真的没有再提起这件事。


寒假的假期短暂,呵几下热气的工夫也就过去了。


李易峰跟在陈伟霆的身后,他的手指尖冻得发红,不自觉攥成身侧的两个拳头缩进衣袖,看上去有一点可爱的笨拙。前天的夜里下了一场雪,他们正深一脚浅一脚踩在雪地里。


陈伟霆忽然回头,张开五指然后迅速敏捷包住李易峰的拳头。神大概从来不用考虑感冒这类的事情。他笑得像是算计好的得逞,嘻嘻呼呼。


李易峰的手掌像是贴在温暖的火炉上,他的余光去瞟身边的陈伟霆。对方目视前方走得笔直。过了一会儿,陈伟霆用食指撬开拳头,轻轻抠了下李易峰的掌心。他还是不动声色的样子,李易峰却觉得手心像是钻入了细细的火苗。


“我们要去哪里?”


李易峰问他。


“去......”


陈伟霆的思绪不知道飘到了何处。眼珠子慌慌张张转了一圈。灵机一动道:


“去喝酒怎么样?”


李易峰有点惊讶。


“去喝酒?我还是未成年人啊。”


“这有什么,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能把一大桌人喝趴下了。”陈伟霆用一种我可是很厉害的语气这么说道,又大发慈悲决定开恩:“这样好了,你就看着我喝吧。”


“你让我出钱买酒然后看着你喝?”李易峰使劲摇头。“不行,我自己的钱你怎么也要带上我。只喝一点的话,外婆不会发现的吧?”


“不会的不会的,有我在没问题。”


陈伟霆保证道。


细雪又纷纷扬扬落下了。有那么一会儿,只听到他们踩在雪上的嘎吱声。这种天气选择出门的人很少,远远的道路就只有他们两人的身影。


是李易峰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要不我们还是别这么牵着吧。”


“为什么啊?”


陈伟霆疑惑。


“呃,那个,手汗,你的手有点潮潮的。”


还是说出来了。李易峰望天。他能感觉到下一秒陈伟霆像是触电一般缩回手,在下摆来回擦几下。


“你应该早点告诉我。”


陈伟霆抱怨道。作为一个神,他觉得自己的自尊心似乎有点受挫。


去竹林的路上,陈伟霆一直抱着酒坛不撒手,像是还想拿脸去蹭一蹭,笑得像一只极易满足的兔。现在大概也只有这种乡下地方还有那么大的酒坛可以买。


他们好像以前的人,在竹林喝得东倒西歪。陈伟霆之前说的喝倒一大桌人之类的,李易峰现在可以确定他是在骗人了。对方喝得酡红的脸,比以往更加明亮的双眼,无疑是在证明这件事。


一朵,两朵,红色的花落到雪上。


陈伟霆打了个响指。凋谢的花旋又飞回枝头。


“厉害吗?”


过了会,他小声自己回答自己。


“一点也不厉害。反正人们现在也不需要我了。”


一喝酒就变得格外颓废的陈伟霆有点像做生意失败不敢回家的中年男人,一个神躲在小酒馆里喝闷酒。对此李易峰不知道该做什么好,只好学电视剧里的人,伸手拍拍他的肩。


“没关系的。”




04


假期结束李易峰又回到了学校,有越来越多的时候在发呆。


“喂,要去田径场啦。下节课是体育课。”


和他搭话的是上个学期和他生过气的同桌,即使和好后也有些奇特的别扭。


“我知道,马上去。”


他虽这么说着,仍然没有收回望向窗外的目光。


同桌嘀嘀咕咕道:“都说了马上还不走。”


李易峰像是没有听到他说的话。一直等到教室空无一人,才慢慢往楼下走去。


有些问题他想清楚了,有些又没有。


此刻清楚的是自己正思念着那个神仙。




那晚李易峰做了一个梦。


梦中的自己是小孩的模样,正跟着幼儿园的女老师过马路。


老师让每个人都拉住前一个人的衣服,排队跟着她。李易峰揪住前一个人的后背心,正忙着吹泡泡糖和左顾右盼。一个穿着古代装束的男人走到身边弹了一下他的脑门。


“嗨。”


“你打我干嘛?”


李易峰气鼓鼓瞪向他。


“这不是要引起你的注意吗?”


他又说道:“听着,你马上就需要我帮忙了。现在给我报酬,这样我才能出手。”


说着向他摊开掌心。


李易峰被他这种自来熟的态度惊到了。他觉得自己遇上了老师讲的那种怪叔叔。向四周看去,周围的人像是看不到这个人一样,竟然没有人奇怪有人站在他的附近说话。李易峰再次抬头看向陌生人的眼神莫名多了一些畏惧。


“那,你要多少?”


他决定破财消灾,息事宁人。


“就你兜里的那个钢镚。别磨蹭了,快点快点。马上要来了。”


李易峰还满心不情愿在兜里掏啊掏,对方一脸的胜券在握就快要裂开纹路。


“你能不能爽快点?”


忽然,一个手持钢刀的男人从小巷里冲出来。奔跑的方向正是朝着他们幼儿园回家小分队。


周围的同学吓得被冲散,各自李易峰睁大了双眼看着男人越来越近,向老师举起了刀。


兜里那个滑溜溜的硬币终于被他捏在手里,李易峰像是被烫到一般将硬币慌忙朝陌生人掷去。


“求你了,救救我老师。”


一道银色的弧光闪过,那个陌生人合住双掌。他接住了抛向他掌心的硬币,声音随之变得低沉:“你的愿望,我听到了。”


一切都像慢动作一样。


李易峰看着男人的手腕被握住,钢刀从颤抖的手中掉了下来,发出哐当声响。老师吓得尖叫,往后跑去。


陌生人把那个男人狠狠揍了一顿。


第二天李易峰拿上所有的钱朝外婆说的那个土地庙跑去。他甚至拿上了前两天舅舅发给他的红包,两百元的巨款。


吭哧爬到石阶,果不其然再次见到了那个古装打扮的人。


他正负手背立。


李易峰朝他跑过去,他笑着问道:“什么事?”


小孩子没说话,把存钱罐举到胸前。


“这就够了。”


神明弯下身,从里面取走了一个硬币。


李易峰固执地不肯收回去,又天真问道:“那我用这些钱再买好多个愿望可以吗?我要考试打一百分,我要妈妈给我买那个小火车......”


对方直接堵住了耳朵,阻止李易峰再继续说下去。


“别向我祈求太多,”


他不耐烦地打断对话,下一句又变得有些支支吾吾,脸上表情也不太自然。


“只要陪在我身边就好。”




李易峰在深夜醒了过来,把头默默埋进被子里。


原来他都不记得了。


隔天的晚自习,班主任组织讨论今年春游想去哪里。前排的同学讨论要不要去邻市的XX湖划船,还有人提议出去放风筝。老师统计不参加的人数时,只见李易峰高高举起了手。


“李易峰,为什么不想参加班级的集体活动?”


老师抬起头问他。


“我家里有些事情没有解决。”他挠挠鼻子,有些不好意思说道:“因为是急事,这个周末就要回去。所以去不了了。”


李易峰觉得再过两个月要满十七岁的自己已经是一个男人。有的事情要勇敢,要勇于承认。不止是寒暑的假期,他想要和陈伟霆一起看春天,看四季。想要每天都和他在一起。


他坐在摇摇晃晃的老旧公交上,看着不断往后的风景。开始畅想自己和他见面时的情形。希望他会喜欢自己送的这个礼物吧。他暗暗期待着。


下车后,李易峰径直向神庙跑去。书包里装着的东西晃荡作响。他跑上那条走过无数次的小路,跑上石阶,跑过竹林,最终扶着膝盖气喘吁吁。


然后他抬起头,被眼前的景象弄得不知所措。


“怎么回事?”


原本是破旧土地庙的地方只剩一些碎石,那座庙已经被人拆毁。


他的心里冰冰凉凉。李易峰知道陈伟霆的维系就在这里,他平时连半径一公里的范围也不能走出。神庙是他的家,也是他的避魔圈。李易峰走了过去,翻开每一块石头仔细寻找。然而一无所获。他又扩大范围,一点点搜寻。内心闪过许多画面,多数是自己在找陈伟霆的情景。他从各个稀奇古怪的地方找到陈伟霆,冲他得意地笑和对方挑眉的神情。


这次他却有种隐隐约约的感觉,自己恐怕再也找不到他了。


直到日落西山,李易峰找遍了曾经找过的地方。脚步迟缓地往外婆家走,脑子里就像打结了一般。


他不知道陈伟霆现在是什么情况。神庙倒塌对他会不会也有影响。他现在又在哪里,他一个孤魂野神游荡在外面,空空落落的。几百年没有出去看过外面的世界,会不会觉得害怕?


李易峰回到家就关上了房门。想给陈伟霆拨电话,又想起自己上次发的短信已经好几天没人回复。有的事情早已有了征兆,只是他没有察觉,从来不肯当成一回事认真对待。


李易峰想起陈伟霆那次在雪地喝醉的情形,他说起自己不再被人需要的委屈神情, 扁着嘴就要流下泪来。


“又怎么啦?”


声音从屋檐处传来。李易峰赶紧抬头望去,一个打扮入时的前土地神悬在他家房梁上。


陈伟霆从梁上跳了下来,上上下下打量他。


李易峰的神经放松下来。本来他想忍住的,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他陷入了越被人安慰越想哭的怪圈。


大滴大滴的眼泪夺眶而出。陈伟霆小心地捧住他的脸,拇指来来回回擦去他涌出的泪滴。


“你说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陈伟霆连语气都放软了,面对这种突如其来的状况感到十分头疼。


“我的短信,你为什么不回我的短信。”


这句话说出来耗费了李易峰大量时间。因为他又想说得顺畅又不想换不上气呛死。于是他愤怒地指了指手机,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切,难道不是你先不回我消息的吗?”


陈伟霆刚刚说完,见势不好又连忙补充道:


“手机......被我弄坏了。我还在想怎么修好。”


李易峰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和这种笨到能将老人机搞坏的人怎么能好好交往。


然而这不是重点,他抽噎着从书包里拿出他打算送给陈伟霆的礼物。


那是一座微型版的神庙。香炉,烛台等一应俱全,又歪歪斜斜地立在那里。


看得出来做的人一定不擅手工,但是很温馨,充满了家的味道。


他用几个威胁的手势大体表达出了这个意思。


“我给你做好了新家,你以后就跟我混了。”


陈伟霆低下了头,半响没有说话。他把李易峰送他的小神庙紧紧护在怀里,像是叹息般说了一句。


“你是世界上第二个对我这么好的人。”


“像我这样的人你还碰到过?”李易峰不太相信。“你告诉我是谁。”


“我不会说的。”


陈伟霆绽开了一个笑容,让李易峰眼前一晃。然后,他抱着他的新窝退后三尺,独自陶醉去了。




陈伟霆年轻时拜庙认识了一个神。


长得白白净净的样子,脸圆圆的,看上去像是个团子。所以陈伟霆叫他团子神。


好像是源于自己许的愿望太多,跪在蒲团上正掰着手指一个个数自己的心愿时,团子神趁没人时悄悄显了形。


“你太贪心了。”


他教训陈伟霆道。


本想借机吓唬一下这个不识好歹的童子,但陈伟霆却眨着大大眼睛冲他笑了。


从此他经常来找这座庙的神明玩。


陈伟霆提过的一些愿望团子神也帮他实现过什么,只是前者经常赖账。陈伟霆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恶趣味。自从他见过团子神所不用其极,给喜欢之人制造深刻印象的幼稚阶段。


某天陈伟霆又去看团子神。


悄悄摸摸走到跟前。对方闭合的眼睛倏然张开,像在早已料到他会来。


“今天要么还是一次付清你欠我的钱吧。”


“上次给你的白糕不好吃吗?”


陈伟霆抱着膝盖,慢慢蹭到他的旁边。


“可是功德......”团子神叹了一口气,给他解释了功德钱对他的重要性。


“那就更不能给你了。”


陈伟霆小声说道。


在他及冠那年,家里来了一个远方来的道士。那个道士说他有仙骨,要是跟随他修行也许还能位列仙班。


他和道士云游了几年,渐渐有法力。


然而等他能守护一方土地时,团子神已经不在了。他四处打听,得知几百年后,他将会生在此地。


陈伟霆想,团子神说他的那句话果然没有说错。他果然是一个很贪心的人。


陈伟霆嘻嘻笑着躲避过李易峰的一次次追问。


但是傲娇如他,又怎么会老实说出从来那个人就是你呢?




——end



 
评论(7)
热度(164)
© riffc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