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取关了

【苏凯文x李晓波】Truth or Dare 17

可怕,算不算完结了?


——————————


图书馆里,李晓波正啃着一本砖头厚的《信号与系统》,后天才考,题也刷了不止一次,可他老觉得遗漏了什么,急躁得把书翻得哗哗响。

 

“你寒假住哪里啊?”

苏凯文坐在他对面玩手机,一双长腿在桌下抖个不停。

 

“外婆家。”

他狠狠在那双皮鞋上碾下一个灰印子。

 

座位靠近窗边,暖烘烘的冬日被树杈分割开来,一束一束打在苏凯文的脸上。叶子几乎掉光了,剩下的几片偏偏绿的惊人。

 

叶子会掉光吗?

李晓波撑着下巴朝窗外打望,他想起胡同里那棵守着他长大的老榕树,那棵树也像这样,即使主干被积雪埋去老长一截儿,总有那么几片叶子倔强地挂在上头,风一吹就直晃悠。

 

“想什么呢你?”

苏凯文戳了戳他的脑门。

 

“没想啥。”

他把窗户打开了。

 

风涌进来,伴着寒意和金光,隔壁桌的人全都回过头看着他们。

 

“你干啥呢?”

苏凯文暗搓搓地问他,倒也没去把窗户关上。

 

李晓波没说话,拢了拢被风吹乱的头发,他抬头看苏凯文,苏凯文也在看他,黑亮亮的眼睛里完全没有责怪的意思。

 

“有没有想过跟我住一起。”

苏凯文身后有晚霞,柔和光晕让他看上去像个踌躇的少年,犹豫着要不要邀喜欢的女孩子结伴回家。

 

他脸上是李晓波从未见过的羞赧神色。

 

“Meko怎么说。”

 

“Meko说它会乖乖睡沙发。”

 

“好。”

李晓波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答得那么干脆,正如小时候对那几片绿叶所寄予的莫名其妙的希冀一样,他对苏凯文也怀有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心思——他为什么会对我这么好呢?他会像叶子那样一直一直陪着我吗?我又能做些什么呢?——苏凯文如同一笔飞来横财,猝不及防出现在他面前,出现在任何一个他触手可及地方,而他则像是一个贪婪的守财奴,每日每夜都惊惧着原主找上门来。

 

“怎么愁眉苦脸的?这么不情愿?”

苏凯文踢了踢他的板凳。

 

“不是,我在想我要带些什么。”

 

“你自己呗。”

苏凯文摘下围巾递给李晓波,“什么时候搬?”

 

“考完期末吧。”

李晓波说着又埋下头啃起了教材。

 

 “对了,新工作定下来了。”

 

“嗯?”

把围巾一圈圈围到鼻子尖尖,李晓波闷声闷气地问道,“不是裸辞啊。”

 

“上次接的那通电话,元旦那天的,你还记得吧,”不放心地往四周看了看,苏凯文悄悄捉起李晓波的手,然后用袖子把两人的手一起包住,“朋友要从美国回来了,我们准备一起开个英文补习学校,有洋鬼子当招牌嘛,生意应该会好做不少。”

 

“喔。”

李晓波满手心都是汗,但他还不想把手抽回来。

 

“所以就不要担心我啦,养你还是没问题的。”

苏凯文笑了起来,震颤通过交缠的十指传到了李晓波的身上。

 

阳光又倾斜了一点,大片大片的洒在视野所及的空间里。苏凯文眼睛里泛着水波像是有整个印度洋,不,太平洋那么多。

 

妈的要死了要死了。

 

“你看那里。”苏凯文扭过头努努嘴,是个摄像头,正直直对着两人。“笑一个吧,这可是我的离职照。”

 

滋——

水开啦。

 

李晓波下意识想说“茄子”,又猛地瞪了苏凯文一眼。像是被烫到似的扯回手,身体带动椅子摩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噪声。

 

隔壁桌的人又一次回过头看着他们。

 

“嘘。”

苏凯文笑嘻嘻地晃晃食指,“安心啦,只要不出事他们就不会调监控的,不过我突然想偷本书试试。”

 

皮鞋上多出另一个灰印子。

 

 

 

李晓波期末考的不错,拿到奖学金那天他约苏凯文去看新上映的电影。

 

电影讲了什么苏凯文并不是很注意,大概是恶俗的爱情片,反正刚放没多久李晓波就打着呵欠靠到了他的肩膀上,一动不动像是睡着了。

 

座位不算偏,但鬼使神差的,他把手放到了李晓波的腰间。

 

“我给你提提神。”

 

李晓波的呼吸急促起来,荧幕稍暗的光线让苏凯文的动作看上去慢的不可思议,来不及做出反应,苏凯文的手已经钻进了他松垮垮的牛仔裤。

 

隔着内裤,苏凯文耐心地摩挲着他有些湿润的前端。

 

“嘘。”

他坏心眼儿地朝着他的耳朵哈气。

 

湿漉漉的声音在心口横冲直撞,酥麻感让李晓波四肢发软,他紧张极了,指甲陷入皮椅想稳住下滑的身子。

 

“别怕。”

苏凯文笑了笑,然后开始吻他的脖子。

 

李晓波感觉自己快要爆炸了,黑暗中仿佛有无数双眼睛盯着他。

 

他几乎快哭出声来,呜咽声同影片音效一起升腾又消退。

 

没多久他就射了出来。一方面是因为害怕,一方面是因为得偿所愿。喜欢的人对着自己做了喜欢的人才能做的事,这难道不算是得偿所愿?

 

那之后苏凯文从包里拿出卫生纸擦手。

 

“要不要,我帮你?”

李晓波问得支支吾吾。

 

“不用不用。”

苏凯文摇摇头,过道灯随即亮了起来,“以后要你帮的多了去了。”

 

“喔。”

李晓波呆呆地回答,任由对方牵着他走出电影院。

 

伫在电影院门口,李晓波犹豫着要不要跟着苏凯文往他家的方向走,他讨厌自己像个姑娘一样矫情。

 

有什么嘛,闭眼睁眼就过去了。

他安慰自己。

 

头顶忽然一声巨响,整条街道霎时如同白昼。

 

“是在庆祝寒假吗?”

苏凯文把李晓波往怀里带了带。

 

“嗯。”

李晓波点头。

是在庆祝回家。

 

 

 

 

 

 

 

 

如果这就是完结,那番外是肯定有的。还没欺负够,怎么能收手?

 
评论(45)
热度(143)
© riffcain | Powered by LOFTER